1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气质”领跑全省,南京有何高招

—— 探寻特大型城市的环境治理之道

版次:13 来源:新华日报      2021年01月29日

“天空之镜”石臼湖 孙逸飞 邵丹 陈俊伊 摄

□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洪叶 吴琼 见习记者 王静

1月26日,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省长吴政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2020年全省PM2.5平均浓度38微克/立方米,优良天数比率达81%,创“十三五”以来最好水平。

两会期间,代表委员频频点赞近年来江苏的“好气质”,而这其中,南京的“气质”更是领跑全省,去年该市PM2.5平均浓度绝对值和改善幅度均居全省第一,优良天数比率超额完成“十三五”省定目标。作为特大城市,南京产业结构偏重、城市建设和交通负荷大、三面环山的地形令污染物不易扩散……在诸多不利因素的困扰下,实现空气质量全省第一有何高招?

特大城市“气喘吁吁”

“早上开车上班,最怕遇到堵车。”在南京河西中央商务区工作的林楠对记者说。机动车数量多几乎是每个特大型城市的通病,汽车排放的尾气也成为城市大气的主要污染源之一。目前,南京市约有300万辆机动车。

“南京大气内源污染特征比较明显。”南京环境监测中心高级工程师丁峰说,2015年南京曾完成第一次PM2.5源解析,当时机动车尾气污染排名第二,在PM2.5构成中,占比为24.6%,而工业相关污染是最大污染源,占比为46.4%。

“南京钢铁年产能1800万吨,钢铁企业排放量占到工业源排放的近一半。”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副处长汪炘表示,南京除了两个钢厂、4个大型石化公司、5个水泥厂和7个电力公司,更有2020年全国化工园区里经济总量排名第一的江北新材料科技园,可谓是“化工围城”。南京的城市建设和交通发展力度较大,隧道、桥梁、高速公路等工地约有2000多个,工地、渣土车扬尘对大气影响也不小。

同时,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独特地理位置,使南京就像位于一个大锅底里,空气对流条件很差,污染物不易扩散,加剧了空气污染的治理难度。

“近几年来,南京推动工业源治理,对江北新区科技园、江宁区产业集中片区集中整治。”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处长周徐海说,2016年以来,全市财政累计投入12亿元,淘汰逾11万辆各种类型老旧机动车;协调城管部门加大道路冲洗、保洁的力度,机械化保洁车辆约有1900辆,其中大型雾炮车有100多台;除此之外,还加大对城市餐饮、汽修店的治理,加强秸秆焚烧监管。

“扬尘管控不做不行”

工地扬尘是PM2.5的重要来源之一。1月8日,记者在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的阿里巴巴江苏总部项目施工现场看到,一块显示屏上,扬尘噪声在线监测系统正实时播报着工地上的温度、风向、PM2.5浓度等数据,周围裸土覆盖着绿色防尘网,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座“青山”。

工地负责人、中建八局安全部经理屈亚军表示,工地对扬尘治理实施精细化管理,易产生扬尘的物料在堆放时就做到100%覆盖,同时加大裸露场地洒水降尘频次、禁止施工现场沥青熔化作业、停止现场灰土拌和作业。“南京对工地扬尘管控非常重视,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检查,不这么做不行。”

经过冲洗,一辆准备出场的混凝土搅拌车车轮由灰色变成了透亮的黑色。“这个装置是洗车台,车在出工地前都会经过两道冲洗,装卸处一道、靠近工地出口处一道,同时材料进出均采用翻盖车辆,确保不把扬尘带出工地。”屈亚军说,作为差别化管理工地,工地安装了在线监测和视频监控设备,并将数据传输到全市统一的“智慧工地”监管平台,以便动态监控现场作业情况,发现指数超标后系统会自动采取相应降尘措施并通过消息、短信等方式通知现场责任人。

目前南京市共有1500余个智慧工地,其中400个是差别化管理工地。除了工地扬尘受到严格管控外,钢铁企业的“漫天扬尘”如今也收敛了许多。在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了17年的陈长卫说:“厂里将高炉出铁场进行封闭改造,所有皮带机、堆料机都进行了密封,还配有除尘设施,做到‘出铁不见铁’。

“不转型就活不下去”

VOCs(挥发性有机物)是PM2.5生成的重要前体物,如何治理VOCs也是改善空气质量的一大难题。

1月12日,记者在南京江北新材料科技园一楼大厅看到,近20块展示牌展示着园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重点任务作战清单,清清楚楚地列出每一条任务的内容、完成时间、责任领导、对接人等。

“没有具体项目,治气就没有抓手。2020年园区狠抓工程项目治理,在完成方案中的30项VOCs重点减排工程的基础上,又完成方案外VOCs滚动治理项目10项。”新材料科技园主任助理杨琪说,2020年,园区VOCs排放总量削减1588吨,较2019年同比下降23.4%。

位于园区内的扬子石化-巴斯夫有限责任公司,是我国最早全部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化工企业之一。“我们将上下游相互连通,既减少了物流和采购成本,同时也变废为宝,实现能源、副产品及废气等的合理循环利用。”公司安全、健康、环保部门总监王哲明表示。

“不转型就活不下去。”杨琪说,2013年以来园区关闭了红太阳生物化学的吡啶生产线、南京制药厂的吡喹酮生产线、白敬宇制药的盐酸丁咯地尔生产线等一批“久治不愈”的生产线,责令福昌化工重建焚烧炉。

“南京VOCs治理以循序渐进、重点突破的方式进行,‘十二五’期间启动,‘十三五’期间进一步推进,对全市900多家VOCs重点排放企业进行了至少一轮的整治提升。”汪炘说,2020年5月起,南京对全市936家涉VOCs企业进行一对一帮扶,送标准、送政策、送专家、送点子、送体检,确保企业VOCs有效减排。

“尘封27年的窗户开了”

餐饮油烟污染是PM2.5的一个重要来源,也是屡遭市民投诉的热点问题。

地处南京主城核心区的秦淮区,美食遍布大街小巷。“川菜油烟大,过去常常被楼上居民投诉。”在瑞阳街上开川菜馆的刘年志说,2018年,在区里及社区的帮助下,他花了10万元安装高空排烟管,更换了大型油烟净化器,“现在楼上楼下关系很融洽,再也没有人投诉我了。”

瑞阳街道老住户何宁生说:“在这条街道的餐饮油烟问题得到有效整治之前,我27年没有开过临街的窗户。现在整治好了,我能够开开窗、透透气了。”

“在系统整治之后,这条街的餐饮油烟投诉数量由2016年的312件,降至2020年的0件。”秦淮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荣照辉介绍,秦淮区为全区80平方米以上餐饮企业和机关、企事业单位、工地的食堂安装油烟在线监控仪,已在1324家单位安装油烟在线监控仪1562台。

1月12日,记者在秦淮区污染防治指挥中心的大屏上看到,系统提示当天共有6家餐饮企业排放浓度超标。“如果数值超标,系统就会自动将数据推送给商家,商家必须在3天内清洗油烟机,确保达标排放,否则执法人员会到现场执法。”荣照辉说。

“气质”领跑全省,成绩来之不易,但空气质量改善,需久久为功。周徐海表示,PM2.5浓度降低后,大气治理最大的“拦路虎”是臭氧污染,南京市VOCs、氮氧化物排放量较大,且产生来源众多,行业分布广泛,必须要实施全领域全流程治理才能取得明显成效。

阅读付费版面提示

尊敬的读者: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

      该数字报电子版半年内的所有报纸版面为免费阅读,其他版面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您可选择在线购买该数字报电子版,或者激活阅读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