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5月27日
新华日报
第17版:科技周刊·探索

自主创新:如何激发后浪 怎样实现突破

王 秦

窦希萍

吴智深

胡明春

如何在产业链的“关键环节”不受制于人?如何在科研活动中激发“后浪”的自主创新活力?“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怎样实现突破?该怎么用好国家实验室这个创新策源地?关于“自主创新”,来自江苏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畅所欲言,建言献策。他们纷纷表示,实现“自主创新”突破,虽任重道远,但方向明确,信心坚定。

促进“产业链”与“创新链”深度融合

“政府工作报告对提高科技创新支撑能力作出了具体部署,明确提出了五个方面的重要任务,既立足当前,又考虑长远和工作的连续性。”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科技厅厅长王秦表示,做好今年科技创新工作,江苏的方向更加明确,信心更加坚定,责任也更加重大。

要想在产业链的“关键环节”不受制于人,只有加大“自主创新”的力度和能力。过去一年,围绕排查梳理重点产业关键环节的“卡脖子”技术难题和重大产业技术创新需求,江苏可谓下足了“苦功”。王秦告诉记者,江苏聚焦13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加强科技领域安全风险排查,并形成了“月报制度”。在此基础上,江苏首次启动实施了前沿引领技术基础研究专项,瞄准世界科技前沿部署了8个重大基础研究项目,支持领衔科学家开展长周期、高风险的原创性研究,努力实现从“0”到“1”的重大原创突破,2019年我省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295项、国拨经费超20亿元,均居全国省份第一。

江苏深入推进前瞻性产业技术创新专项和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专项,组织了157项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研发项目,联合地方共同转化102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科技成果,培育了进入大国重器的海上浮式生产储卸油平台、我国首个进入医保目录的抗肿瘤(PD-1)I类创新药等一批重大标志性自主创新产品,为推动全省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提供了坚实的科技支撑。

“面对新形势、新挑战,江苏科技系统坚持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科技创新的重大任务,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促进各类创新主体协同互动,人才、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更加紧密集聚和高效流动,科技创新支撑引领作用明显增强。”王秦表示,开拓自主创新新路径,江苏将加快探索产业研发创新活动的新型组织模式和运行机制,通过加强技术创新中心等重大平台的创新枢纽功能和资源整合作用,体制化地强化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成果产业化等创新链条有机衔接,促进“产业链”与“创新链”的深度融合,为今年部署的“六稳”“六保”工作作出“江苏贡献”。

本报记者 王梦然/文

本报记者 肖 勇/摄

激发科研“后浪”的创新活力

“科技创新涉及不同层面,有基础研究的原始创新,也有解决现实问题的关键技术创新,包括制造业中对工艺的精益求精都是一种创新。”全国人大代表、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民盟江苏省委副主委窦希萍说。

“具体从我们单位来说,我们是围绕水利水运工程建设中的技术难题加强研究攻关。”窦希萍举例说,比如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作为主要参加单位完成的“长江三峡枢纽工程”成果荣获201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其中就涉及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系统创新,“在长江上建筑大坝如何保证安全,船闸过船如何控制,库区泥沙淤积如何解决,发电效率如何提高,包括工程与自然环境之间的相互影响等等。”长期以来,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在这些方面开展大量的科研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创新成果。

要推动自主创新,窦希萍认为,围绕核心任务,首席科学家负责制的团队攻关有组织优势。“在团队首席科学家的组织下,所有成员会有一个相对主导的研究思路目标,凝聚力量长期协同攻关。”在国家重点工程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泥沙回淤可行性研究中,窦希萍作为项目负责人,带领的团队不仅首次将“全沙”数学模型应用于长江口深水航道泥沙回淤研究,十年的研究成果也为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立项决策、设计和实施方案的制订提供了关键数据。

窦希萍提醒,尽管项目需要一个“掌舵人”,但主要负责人并不一定需要追求高级别,“即使是院士,也有不熟悉的领域。”她表示,正如政府工作报告里所说,“实现重点项目攻关‘揭榜挂帅’,谁能干谁干。”不要片面地迷信资历和学术地位,要激活科技创新的活力。

窦希萍认为,很多年轻的科技工作者是创新的主体,“博士刚毕业二十七八岁到五十岁之前,往往是创新力最旺盛的时期,我们要把他们放到最关键的地方去用,也要鼓励老一辈的科技工作者去传帮带。”

窦希萍说,“师傅手上有一些难的课题,年轻人成长肯定能加速。”而要激发老同志带年轻人,科研单位要制定相应的鼓励措施,“比如老同志有一些还没转化的科技成果,我们要思考如何完善相关制度设计,让他们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理论和技术经验拿出来。”

要激发年轻人的活力,国家破“四唯”的改革正在进行。对此,窦希萍深有体会,她告诉记者,目前年轻人的选拔机制,还非常注重奖项,其实对于年轻人而言,要获得国家级、部级奖项是非常难的,“青年人才工程不能仅仅从奖项去考虑,而要进行代表成果的评价。”

如今,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对于发表“SCI”论文已经不再给予奖金,但针对青年人新设立了代表成果奖励基金,“不管是在基础理论,还是应用技术,或是专利产品方面,只要你做的东西好,院里就给奖励,而且要把奖励力度加大。”

本报记者 杨频萍

攻关新材料等“卡脖子”技术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提高科技创新支撑能力。当前,江苏正大力推进新旧动能转换和高质量发展,根本路径在于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全国政协委员、东南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吴智深建议,加大对新材料等“卡脖子”技术、核心技术的攻关,为产业升级筑牢科技支撑。

“以碳纤维、玄武岩纤维等为代表的高性能纤维结构材料、工业材料,应该是替代钢材,成为我国下一阶段基础设施建设、先进装备的关键材料。”吴智深表示,当前,原材料进口以及污染成为制约钢材的两大压力,亟待研发可替代的新材料走出困局。大量研究已表明,作为复合新材料,玄武岩纤维掺入混凝土、沥青、橡胶或树脂后,强度韧性和能量吸收能力都可得到提高,可以成为提升交通、海洋、航天航空、土木建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材料,“它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混凝土中裂缝的延伸和发展,使混凝土内部的局部应力集中现象得到缓解。”另一方面,轻质高强的玄武岩纤维板材料可广泛替代钢板钢索,大大地提高大型结构和重要装备的性能、功能和寿命。

当前,吴智深带领团队继续加大对玄武岩纤维科学性能的研究,提高稳定性,开发高端纤维制品,推动更大范围的应用。同时他也建议,大力支持玄武岩纤维及其复合材料产业,高度重视自主创新知识产权的集成,支持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建立产业联盟,大力支持创新生产技术的产业化,希望相关部门结合现有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研究成果及产业基础制定产业技术研发服务建设规划,有针对性增加基础研发的投入,集中力量攻克高性能玄武岩纤维制备及其池窑生产过程中的关键技术,促进玄武岩纤维行业健康发展。

“关键技术买不来、讨不来、等不来,必须要把创新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吴智深认为,完善人才培养体系至关重要。他建议,构建学术性硕士研究生与博士研究生、科研骨干一体化的连续培养体系,将学术性硕士培养目标定位为博士研究生的预科,使学术型硕士研究生培养指向性更强,缩短博士研究生培养时间。

“在博士生招生中,给予导师更大的自主性,加强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的质量监控和过程管理,通过同行评议等途径,出台学位论文的质量评价标准。”吴智深谈道,要营造师生潜心研究、共同攻关、相生相长、导师深入一线全程参与研究生研究的环境与氛围,大幅提高博士研究生创新思维能力。此外,鼓励具有条件的青年教师独立指导研究生,包括博士生,鼓励大型企业建立自己的科研创新团队,接收技术研发能力强的博士毕业生。

本报记者 王梦然

用好国家实验室这个科技创新策源地

“加快建设国家实验室,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四研究所所长胡明春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点。国家实验室作为战略级科研力量与资源的集装器、战略性科技创新的策源地,是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重要支撑。

“目前,我国已建立了6个国家实验室,并有14个国家实验室正在试点建设,但在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探测感知、网络通信与安全等重点领域尚未布局。” 在胡明春看来,网络通信与安全技术是决定国家科技、经济、国家安全的重大创新领域。

事实上,经过多年的积累,我国在探测感知和网络通信与安全技术领域已具备良好科技创新能力,但依然存在科研资源较为分散的问题。胡明春认为,需要进一步从顶层统筹资源调配,建设国家实验室,有效满足我国应对新形势下全球科技竞争的战略需求。“谋划网信体系探测感知国家实验室,加强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把核心技术‘命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为此,胡明春建议科技部等部委加快推进探测感知和网络通信与安全技术领域国家实验室试点建设,并对不同条件的国家实验室采取差异化组建方式,发挥好联合共建、开放共享在国家实验室发展中的作用。

本报记者 王 甜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5-27 1 1 新华日报 c780339.html 1 自主创新:如何激发后浪 怎样实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