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5月25日
新华日报
第24版:南京观察·聚焦

激活“改革动能” 打造“新增长极”

雨花经开区:“换个姿势”奔跑

在建中的江豚广场效果图

大胜关大桥

5月23日,雨花经济开发区召开工委、管委会部门副部长聘用大会。刘淑娟等28名竞岗人员接过聘书,正式上任。这标志着园区“去行政化”改革又迈出重要一步。

创新潮涌,改革风起。今年初,南京市委市政府明确全市15个园区推进“去行政化”改革的目标任务。此轮“改革统考”前,雨花经开区去年就启动了薪酬制度等多项体制机制改革,引改革大潮之先。

“踏上高质量发展的新赛道,雨花经开区要‘换个姿势奔跑’!”雨花台区副区长、雨花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张建设说,当前,园区发展站上了长三角一体化、长江大保护、“大板桥”建设等多个战略交集的“风口”,必须直面发展短板,交好改革答卷,着力破解园区发展活力不足、动力不足、能级不足的问题,加快打造全区乃至全市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极。

以“去行政化”为路径激发新动能,以“新增长极”为目标跑出加速度——秦淮新河之滨,滚滚长江之畔,这片沃土的发展热度正持续升温,发展能级不断跃高。

思想破冰,焕发新气象

全区综合考核排名第一!这是雨花经开区交出的2019年度成绩单。此前一年,他们的名次还是倒数。

进位不仅于此。3月,南京市公布2019年度全市对标找差创新实干推动高质量发展考核结果和机关作风建设先进名单,雨花经开区荣获2019年度机关作风建设标兵街道(镇),全区唯一;在南京市环境整治提升月行动第一轮和第二轮考核中,雨花经开区均位列全市园区组第二名,受到通报表扬……“发展气象”焕然一新了,成为园区内外的普遍感受。

排名跃进的背后是“发展焦虑”。长期以来,因产业定位不够清晰,基础建设相对滞后,雨花经开区发展热度不高、声名不显、位次不前。往南看,江宁滨江开发区已成千亿级先进制造业基地;往东看,中国(南京)软件谷崛起软件产业地标,河西已隆起数字经济高地;大江对岸,浦口经开区借势国家级江北新区,产业发展已呈突破之势……百舸争流,这方“产业沃土”却略显沉寂。

“发展要突围,首先要从思想上‘破冰’。”张建设分析,作为南京主城唯一的省级开发区,雨花经开区其实“天生丽质”。看区位优势,沿江沿河、主城最近;看生态优势,坐拥滨江湿地、人居森林;看产业优势,毗邻河西,是中国(南京)软件谷的西园……诸多禀赋优势未能充分发挥,深层次原因就在于体制机制不活,发展理念不新。

改变,从去年5月开始。在市、区支持下,雨花经开区先行先试,启动薪酬制度改革,矛头直指“混岗混编”人员同工不同酬、主动性积极性不足的“痛点”。在开发区管委会155名工作人员中,只有不到40名是公务员、事业编,大量的行政辅助类人员、各类社工、网格员、协理员、城管队员、劳务派遣人员等,薪酬普遍不高、上升通道狭窄、干多干少没区别。

治“沉疴”须下“猛药”,以激活“人”为目的,《雨花经济开发区九级薪酬制度实施办法(试行)》应运而生。新规将薪酬序列划分为九级,按照工作实绩、目标任务考核排名、获奖、贡献等情况计分排名确定级别,发放奖金。从薪酬待遇上打破身份界限,畅通收入提升通道、打破“职级晋升”天花板。这项改革的主要参与者梁海山说,“最大特点是突出了‘干多干少不一样’。”

当“身份”与“收入”不再画等号,干事创业的激情随之迸发。去年,全市重大项目南京国际文体小镇全力推进,西寇等自然村搬迁工作到了关键期,这块“硬骨头”谁来啃?雨花经开区工委挂出“悬赏令”:谁能带头扛下这个攻坚任务,量房率、交房率达80%,就给予六级薪酬激励(约相当于公务员副处级别经济待遇)。西寇社区党总支书记刘红燕勇立军令状,带领攻坚党小组昼夜奋战、挨家入户做工作,当年8月份即完成任务。到去年底,这个“推动缓慢、数年没进场”的搬迁项目一举突破,工作完成率达98%。

民生服务对标河西、招商引资强力突破、城市建设管理精细化水平上台阶……如今,在开发区各条战线,只要肯干事、干得好,就能拿到与付出相称的收入。今春战“疫”期间,又有多名社区工作人员因贡献突出获“九级薪酬制”相应待遇。

有人说,“自西寇地块建设启动的那一刻,雨花经开区站上了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但,这还只是开始。以薪酬制度改革起笔,一场影响更为深远的改革大棋铿锵落子。

改革破题,勇蹚深水区

改革进入深水区,必触两个难点:人往哪里去?能拿多少钱?

如果说“九级薪酬制”打破了收入和职级晋升的“天花板”,那么今年以来,雨花经开区推行的竞聘上岗、KPI考核、末位淘汰等一系列大动作,就是要突破人员身份限制,砸破“大锅饭”和“铁饭碗”。

按照“大部制、扁平化”思路,园区实施经济发展、社会事业职能“双轨并行”,原有10多个部门被整合成党群工作部、经济发展部、企业服务部、科技创新部、招商局等“9大部”,全员推行聘用制,人员原有身份被淡化,“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与此同时,薪酬改革力度继续加码,还设置了不低于3%的刚性淘汰率。

改革锋刃所向,每个人都面临着新选择和新机会。5月23日,雨花经开区大部副部长公示结束,普通工作人员进入“双向选择”竞岗。41岁的钱忠,此前是开发区负责过经济、拆迁工作的副科长,笔试、面试一路闯关,最终脱颖而出,成功竞岗科技创新部副部长。“平台更高了,舞台更大了。”钱忠说,最近正忙着“组阁”,要挑选得力干将“大干一场”。

进入“深水区”,凭的是“真刀真枪”。雨花经开区委托第三方机构组织专业测评,竞岗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前后共有3名正科长“落选”,有14名副科长“上位”。一名科长“败北”后反思:“按部就班、到龄就上”已成过去时,只有正视自身不足,争取抓住下次机会。

“以为要干一辈子‘临时工’,做梦都没想到能换个身份到社区工作。”新一轮改革中,36岁的原城管中队协管队员夏金森因素质好、能力强,被调岗到锦华新城社区做了社区主任助理。跟他一样转岗到社区的协管队员目前已有7人。“大伙都很珍惜这次机会,干工作都铆足了劲。”夏金森说。

“只要实绩出色,一般工作人员完全可能拿得比部长多。”梁海山说。一个明显变化是,“去行政化”改革后,雨花经开区负责经济发展和打造营商环境的部门占比为89%。所有人员实现轻装上阵,以往“温吞水”的状态,变成了“起步即冲刺、开局就是决战”。

“改革蹚深水、涉险滩,目的就是要重塑体制机制优势,尽快把先行先试的‘牌子’变为名列前茅的‘位子’。”雨花经开区工委副书记娄杰说。

乘风破浪,跑出加速度

时值初夏,长江三桥东侧,秦淮新河缓缓流入长江。入江口的金大妈码头上,一派施工繁忙。预计到7月底,这处“江豚广场”建成亮相。届时,将与三桥湿地、鱼嘴公园串珠成线,共绘最美江岸。

“我经常在这里用手机拍摄到江豚!”雨花经开区农水部张毅指着江面说,此前,这里是一片杂乱的货物堆场。去年,开发区启动入江口生态景观提升工程,建设滨江生态休闲湿地公园。货物码头变身观江平台,北望建邺鱼嘴湿地公园,西眺浦口区老山,壮观的大胜关大桥、大胜关铁路大桥都成了最美“背景板”。

站上长江大保护的“风口”,雨花经开区的绿色发展优势正不断放大、彰显。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今年4月,省、市四套班子领导来到三桥湿地公园,植下片片新绿,这片滨江沃土一跃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风口”不断叠加,机遇多重交集。从大范围看,雨花经开区地处宁芜轴线重要节点,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和南京创新名城建设纵深推进,创新发展要素将在此加速集聚;在区域内,雨花台区委全会一再强调“大板桥”规划,雨花经开区将借势打造新增长极。此外,宁芜铁路外绕,梅山钢铁搬迁……这些靠自身力量做不成、办不了的难事,现已迎刃而解。

天时地利皆备,加上改革带来的“人和”效应,高质量发展要素都“配齐”在这27.6平方公里范围内,雨花经开区乘势而上,跑出加速度——

产业方向更加精准。结合禀赋实际,园区调整明确了“3+1”产业定位,即重点发展软件信息、文化体育、高端商务商贸和与软件信息产业相关的环境友好型先进制造、智能制造,精准定位,重塑园区现代产业体系。

发展视野更加开阔。奋力招商突破,园区牵手粤港澳、联动长三角,与上海产业合作促进中心、谷川(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招商引资战略合作意向书,一批大项目达成落户意向协议。

应对疫情影响,南京提出“四新行动”,雨花经开区作为发展新型都市工业的重点板块,引来南京华瑞德物流装备、铂睿美视光电科技等一批高成长性企业,正规划建设都市工业园区。雨花台区发改委介绍,雨花经开区新型都市工业产业是全区“主阵地”,规划产业规模占比全区第一。

“最近,几乎每天都有北上广企业前来考察、洽谈、签约。”新上任的雨花经开区招商局副局长刘淑娟介绍,园区生态环境越来越优,营商环境不断升级,开发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在变。最关键的是,人的精神面貌变了。一场改革聚了人气,大家对园区未来发展更有底气和信心。

“改革激活了新动能,发展要跑出加速度!”雨花经开区管委会主任陈志康说,以高质量发展的成效检验改革成果,将全力打造区域发展新增长极,在全面小康收官之年交出人民满意的开发区答卷。

本报记者 王世停 李 凯

本报通讯员 崔 琳 沙婷婷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5-25 激活“改革动能” 打造“新增长极” 1 1 新华日报 c779393.html 1 雨花经开区:“换个姿势”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