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12月20日
新华日报
第17版:人文周刊·文脉

“天书教授”探求“壁中书”之谜

“许慎认为‘古文’是从仓颉造字以来所使用的最古老的文字,这是值得商榷的。”许慎为何人?我国第一部体例完备的字典《说文解字》的作者。质疑东汉大家的定论,历经15载研究,以21万字的《〈说文〉古文研究》专著力证自己的观点,他就是南通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文字学“天书教授”张学城博士。

《说文》是一部深奥难懂的经典,特别是书中收录的五百个“古文”,字形奇特怪异,既不同于殷商时代甲骨文、金文,也不同于后来的小篆、隶书等字体,奇崛难认,近乎“天书”。

《说文》一经面世,影响巨大,后人非常推崇。许慎认为“古文”是最古老的文字,后世学者不敢轻易怀疑。虽不断有文物出土,但数量很小,真正的古文字学并没有发展起来。限于资料和学术局限,直到近代,学界一直无法正确解开“古文”面纱。对于学界广为流传的许慎将“壁中书”视为“汉民族所使用的最古老的文字”之观点,张学城提出了不同见解。从2006年开始,他就展开了这项复杂而艰巨的工作。

“随着大量战国古墓陆续被发现,大批战国古文字资料得以重见天日。全面‘破译’《说文》古文的时机已经到来。”张学城通过将复杂的战国文字资料和《说文》古文比对,找到了他们之间的姻亲关系,逐渐揭开了“壁中书”的神秘面纱,也推断出“壁中书”所使用的文字应该就是失传千年的战国六国文字。

在文学院文字学研讨室内,张学城侃侃而谈:“《说文》这部字典共收单字9353个,包含了小篆、古文和籀文。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焚烧六国文书,在全国统一使用小篆,于是六国文字灭绝。西汉年间,鲁恭王在扩建宫室时,推倒了孔子旧宅,在夹壁墙中意外发现《论语》《礼记》《尚书》等大批失传的古籍。这些‘壁中书’就是用六国文字写成的。当时无人能懂也就可以理解了。许慎将其收录于《说文》中,误以为是‘汉民族所使用的最古老的文字’。”

在充分吸收前人《说文》古文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张学城全面利用新近出土的古文字资料,第一次系统梳理了两千多年的《说文》古文研究史,对《说文》480个篆体古文进行了细致、全面的释证,证明了古文来源,阐明了古文的形体演变轨迹。“《〈说文〉古文研究》梳理《说文》古文形体的源流细致得当,创获颇多,是目前《说文》古文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这是张学城的博士生导师、安徽大学汉字研究所所长徐在国教授对其得意门生著作的评价。

“汉字就是我们中华文明的活化石,汉字背后的故事是读不尽的文化宝藏。”张学城对古文字的研究始终有着强大的使命感与责任感。“现在人们讲究传承国学,发扬国学,我个人觉得汉字是国学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张学城认为,《说文解字》是中国文字学的开山之作,有了它才有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文字学,研究这部作品也是在继承国学,在新时代背景下,正确地认识汉字、使用汉字、推广汉字也是建立文化自信的一个重要方面。

本报记者 王 拓 通讯员 吕宝洁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12-20 1 1 新华日报 c726337.html 1 “天书教授”探求“壁中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