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12月10日
新华日报
第5版:江苏生态环境

生态与经济齐飞,碧水共蓝天一色

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深化的今天,全社会的环境保护意识不断增强。然而,许多人对生态文明的实质仍存在认识误区,认为生态环境与社会经济的关系,好似“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经济系统一旦出现了问题,就有人不自觉地认定是环保措施过严造成的;而生态系统遭到了破坏,那就是环保部门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力度还不够。似乎生态和经济是零和博弈的竞争关系,只能在各自做出让步或牺牲的程度上,寻求折中点或平衡点,不存在相互促进的可能性。例如,今年猪肉价格上涨,其原因主要就是生态环境等部门设置了过严的畜禽养殖禁养区等政策造成的;江苏响水化工园爆炸事故,想必也和环保政策过于严格有关……按照这种简单的思维逻辑,要解决产业经济问题,就需要环保部门退让,以破坏生态环境、降低子孙后代的福祉为代价;要改善生态环境,则需要限制经济的发展,以降低当代人的生活质量为代价。除此而外,难道就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出路了吗?如此零和博弈,生态文明的目标何时才能实现?

对此,我们需要厘清生态文明的本质属性。在原始文明和农耕文明时期,生态环境是比较好的,但是人类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产业经济的发展受到阻碍;在传统工业文明时期,产业经济得到了高速发展,而生态环境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在新工业文明时期,人们开始觉醒,开始重视污染治理,但是仍然没有找到一种能够促使生态与经济共生共赢的方法,仍然受到零和博弈思维的限制。而人类社会的未来发展,既不可能回到原始文明时期,也不可能再走牺牲生态环境来发展经济的老路,环境保护是全人类生存和持续发展的底线,不可有丝毫的动摇。那么,敢问路在何方?——新的出路就是实现生态文明,而生态文明的本质属性就是生态环境和社会经济的互利共生!

仍然以生猪产业为例。此次猪肉涨价的总体原因是猪肉供应量的减少,与我国民众的猪肉需求失衡。而猪肉供给不足的影响因素众多,与环境保护的影响相比,其他因素的作用更为显著,其中包括非洲猪瘟疫情蔓延、国际贸易摩擦升级、我国生猪产业集中度低、产业稳定性弱、养猪防疫等成本上升、养猪利润较低、基层管理部门对养殖业积极性不高等。针对这些因素,我国各级政府的多个管理部门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扶持生猪养殖、增加猪肉进口、防止禁养范围扩大化、严禁“一刀切”、推进规模化和生态化生猪生产、提供相关财政支持、帮助禁养区规模化养殖户异地重建等。目前,这些措施已经初见成效。据商务部11月2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猪肉批发价连续三周回落,降幅超过16%。可见,在不放松环保要求的前提下,完全可以很好地解决产业经济的问题。

长期以来,农村小规模生猪养殖确实给生态环境造成了比较严重的负面影响。对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生猪养殖业的规模化升级是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的必然趋势。也就是说,限制小规模粗放式生猪养殖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相关环境保护政策的延伸目标是要鼓励和推进规模化、科学化、现代化、生态化和绿色化养殖,实现生态和经济的共赢。当然,限养和生态化养殖这两项工程的衔接,需要多部门和多组织的通力合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划区禁养在短时间内是容易做到的,而规模化和生态化养殖业的发展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两者的转换需要统筹规划、逐步过渡、分步切换,需要环保部门、经济部门、基层管理部门、养殖企业、村集体、农户等多方相互配合,也需要更高层面的管理机构的全面领导和统筹协调。

通过这些科学管理的举措,就可以把猪肉价格危机转变为生猪产业转型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契机。一旦实现了生猪产业的规模化清洁生产,通过猪粪回收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就能为种植业提供有机肥料,进而促进有机农业的发展,那么在整个农业绿色供应链上的所有农业企业、合作组织和农户等都会受益。这样不仅能降低农业生产成本,而且还将提高养殖和种植业农产品的品质,增加农业生产利润。更重要的是,这样一种由资源链、生态链和价值链三个循环链条相互作用而构成的农业超循环经济模式,将对生态环境的改善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进而实现生态与经济、自然与人类的互利共生,为生态文明目标的实现做出贡献。

由此可见,生态环境与社会经济并不是零和博弈的关系,完全可以建立起共生共赢的关系。因此,我们不能把生态文明狭隘地理解成环境保护,甚至只是污染治理,也不能把生态文明建设仅仅看作是生态环境部门的局部工作。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涉及全社会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的系统工程,它关乎生态建设、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利用、能源结构调整、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超循环经济模式构建、各级政府官员政绩观更新、公众绿色生活方式形成等方方面面,需要多部门协调运行,以及全社会的广泛认同、支持和参与。因此,在制定涉及经济和民生的重大环保政策和实施规划时,应当进行多部门协同,把生态环境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规划。应当自下而上地制定相关决策,充分考虑政策的可实现性,充分预计可能产生的各种风险,提前制定相关的预案,确保生态和经济的互利共生。

总之,在产业经济运行出现困难时,我们不仅不能怀疑、抱怨生态环境保护的目标要求,而且还应当更加坚定生态文明的信念和信心。要努力寻求生态与经济共生发展的新途径、新方法、新模式和新技术,要打出多管齐下和多部门协同的组合拳。这样才能实现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进而绘制出“生态与经济齐飞,碧水共蓝天一色”的壮美画卷。 张智光

(作者系南京林业大学环境与发展系统工程研究所所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1673136)“生态文明的阈值和水平双指数测度方法”的部分成果)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12-10 1 1 新华日报 c721317.html 1 生态与经济齐飞,碧水共蓝天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