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9月23日
新华日报
第20版:南京观察·关注

“丢”在社区门口的老人回家了

21日下午,住在丁家庄公租房的老人杨其昌,将新街口街道北门桥社区书记黄滢送到电梯口,眼里满是不舍,“你们要说话算数,记得常来看看我……”

这是杨其昌回家的第10天。此前近3年时间里,这个88岁的孤寡老人宁可自己掏钱住宾馆,也不愿回家,直到他被宾馆老板“丢”在社区门口。

9月10日下午发生的那一幕,黄滢至今历历在目。一辆面包车停在北门桥社区门口,赤裸着上身的杨其昌被人架下了车,老人席地而坐,在身边的塑料袋中寻找着什么。“老板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骗上车,连同他和宾馆房间收拾出来的东西,一同丢在社区门口,无论如何不让他住了。”黄滢无奈地说,户口空挂在北门桥,有家不愿回的杨其昌,是她当社区书记后遇到的最棘手的难题。

耄耋之年的杨其昌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3年,住了几十年的陆家里拆迁,退休的杨其昌干脆找了份门卫工作,吃住都在收发室。因其户口仍在北门桥,2014年,社区帮杨其昌成功申请到了丁家庄公租房,原本以为终身未娶的他能就此安心养老,谁承想,接下来的事情让黄滢哭笑不得。

在公租房住了两年多,杨其昌执意要搬到宾馆住,每月3000多的退休工资,在交完房费后,吃饭都成问题。更糟糕的是,因为间歇性神智不清,他经常半夜敲其他客人的门。好端端的生意被搅得一团糟,宾馆老板才出此下策,将老人丢到社区门口。

“虽然是空挂户,但毕竟88岁了,我们不管谁来管?”看着衣不蔽体的杨其昌,黄滢有些惆怅。此前,社工每月都会去宾馆看他一次,试图说服他住养老院,可老人坚决不同意。眼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先把他“哄”回公租房。

10日晚,把杨其昌安顿下来后,黄滢又开始劝他回家,“老爷子性格有点怪,陌生人他不搭理,跟我们还能说上几句话。”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这次交流很顺利,老人犹豫再三后,终于答应先回家住几天。

第二天,当社区工作人员将杨其昌送回公租房时,所有人傻眼了!老人的家门钥匙、银行卡、水电气卡都丢了。请人开门换锁后才知道,40平米的公租房里除了垃圾还是垃圾,床也没有,电表都被偷了,“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怪不得他要住宾馆。”黄滢看着眼前的景象直皱眉。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她给杨其昌买来水、面包、八宝粥,同时敲开老人邻居的家门,请他们多关照,有情况及时联系社区。走之前,黄滢又嘱咐杨其昌,“吃饭暂时只能自己下楼买,过两天社工会来看你。”

杨其昌回家了,但北门桥离丁家庄有十多公里,老人处于半失能状态,发生意外怎么办?他有退休工资,不在政府托底保障的范畴,救助老人的资金从哪里来?黄滢只能向街道求助。“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有社会组织介入。” 新街口街道民生服务中心主任邹玲华想到了辖区内的悦心居家养老,得知情况后,负责人郭朋一口答应下来,立即开始研究如何给老人提供必要的帮助。

21日一早,社区和社会组织一起赶往丁家庄。黄滢带着杨其昌补办银行卡、电卡,顺便还给老爷子买了一部手机。另一边,悦心送来了崭新的床和被褥,请人给房子进行了一次深度保洁。社区还联系了附近的饭店,商量好每天给老人送两次餐。一群人一直忙到下午2点,饭都顾不上吃。看着屋子焕然一新,杨其昌终于笑了。

吃住问题解决了,日常的照护如何解决?悦心居家养老发起的心悦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专门为杨其昌设置了救助项目,聘请专业护工,每周定期上门探望老人。新街口街道也从社区治理“微基金”中拿出部分资金来帮扶老人。北门桥社区与公租房所在社区对接,双方建立互动机制,轮流掌握杨其昌的状况。“这块悬在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黄滢长出了一口气。

让杨其昌得到全方位的照顾,最好的办法还是说服他住进养老院,但这事需要时间。邹玲华已经想好了方案,社区和社会组织要多关心他,尽快取得他的信任,通过逐步引导,改变他对养老院的抵触情绪,“只有把他送进专业的养老机构,我们才能真正放心。”

本报记者 盛文虎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9-23 1 1 新华日报 c688495.html 1 “丢”在社区门口的老人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