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8月30日
新华日报
第24版:苏州观察·聚焦

苏州800余名退役老兵充实到调解一线

“老兵调解工作室”走家串户解民心

“感谢薛书记,终于解开我的心结!”近日,家住苏州市姑苏区苏锦街道大观名园社区的老石来到街道老班长调解工作室,向社区党委书记、工作室主任薛士林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两年前,年过六旬的退役老兵老石因家中财物被盗与小区物业闹起了矛盾。经过薛士林现场调解,老石答应补齐拖欠的物业费,物业公司免除3个月的物业费,双方冰释前嫌,握手言和。受到工作室老兵的影响,现在老石也主动参与到社区的日常管理工作中。

成立老兵调解工作室,是苏州司法行政机关进一步践行“大调解”机制的重要举措。今年3月初,姑苏区司法局苏锦街道司法所所长时良金,结合自己多年的基层调解经验向当年所在部队的老班长薛士林说出自己的想法。两人作为发起人,旋即在街道挂牌成立老班长调解工作室,工作室设在大观名园社区内,由薛士林担任工作室主任,时良金担任首席调解员,同时吸纳4名具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的退役老兵担纲主力调解员。

“目前,辖区共有1300多名退役老兵,其中有100多名流动人口老兵。”时良金说,工作室成立后,用了两个月时间,对辖区退役老兵进行摸底登记,“根据他们文化层次、实际需求等,我们将联合相关部门为他们提供政策宣传、学历教育、技能培训、就业指导、创业帮扶等一揽子服务。同时,为生活困难的军烈属和退役老兵建立档案卡,进行重点帮扶。”

据了解,目前苏州全市共有服务退役军人的专门调解组织62个,像苏锦街道这样以退役军人命名的调解工作室有40个,老兵调解员800余位,成为基层调解工作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调解工作是一门兼容情、理、法为一体的“化干戈为玉帛”的艺术。苏州市司法局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处处长陆红英说,基层调解在解决纠纷时依据的不仅是法律与政策,更重要的是依据公序良俗、邻里乡情等社会规范,基于这种情况,调解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威望、过硬的品性和相应的专业知识,退役老兵中不乏这样的人才。

对此,有着多年调解经验的相城区司法局元和司法所所长朱建东深有感触:司法所14个人不仅要为辖区内28家社区的32万常住居民提供服务,还要为其他社会主体提供法律咨询、法治宣传等公共法律服务以及公证、司法鉴定、法律援助的指引服务,并承担矛盾纠纷排查调处、特殊人群管控、街道基层法治建设等相关职能工作,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朱建东转业之前曾是某部队的连长,2006年转业至元和司法所,十多年来经他调解的矛盾纠纷不计其数,“基层调解工作的确繁琐,当事人的诉求也是五花八门,如果调解人员能够娴熟地运用法、情、理等措施,绝大部分纠纷都能比较圆满地调解。前提是要取得当事人的信任。”

“我就是冲着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又不是本地人,应该没有什么偏袒,就相信了他!”因丈夫陈某在一酒店装修作业过程中从脚手架摔下致死,与酒店方发生纠纷的张芳芳,经人介绍来到元和司法所老连长调解室,在这起纠纷中,朱建东首先通过专业知识,向酒店方释法。同时,通过打感情牌希望酒店方负责人“将心比心”,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最后双方达成赔偿协议。“在这样的纠纷中,我是有偏袒的,那就是倾向弱者一方。”朱建东说,新的时代,人们的诉求越来越多,相应的也会出现不同类别的新情况新问题,这就倒逼我们加强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

老兵调解的初衷是为了调解退役军人的纠纷,但最根本的还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近年来,苏州司法行政机关在县(市)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县镇两级人民调解委员会和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均建立了服务退役军人的人民调解组织或专门服务窗口,既为退役军人解决纠纷,又发挥了退伍老兵的先锋模范作用,还让依法调解、以德协商深入百姓生活。

“每一次调解,都像一场战斗,需要调解人员具有高超的战斗水平。”苏州市司法局局长王侃说,退役军人普遍具有一身正气、勇于担当、能力过硬的良好形象。近年来,苏州司法行政机关大力鼓励支持设立老兵调解工作室,推动退役老兵充实到基层调解一线,助力“大调解”,筑牢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张红军 姚 羽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8-30 苏州800余名退役老兵充实到调解一线 1 1 新华日报 c678611.html 1 “老兵调解工作室”走家串户解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