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8月19日
新华日报
第15版:南京观察·纵深

玄武区锁金村街道试水社工绩效考核改革

加薪减负,温暖社区“幸福守门人”

“扣除五险一金,我这个月工资4200多元,涨了1000多!”16日,玄武区锁金村街道发出了社工绩效考核改革后的第一笔工资,在锁一社区工作了8年的贾学玲,看着手机上的银行到账通知高兴地说。

作为“幸福守门人”,基层社工是公共服务和各项政策走好“最后一百米”关键。多年来,社工薪酬待遇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7月,锁金村街道以社工绩效考核改革推动“幸福小村”建设,用好用足相关政策,通过正向激励和反向倒逼相结合,切实提升91名基层社工的职业获得感和忠诚度,为7万锁金居民扩大“幸福供给”。

既要马儿跑,也要马儿吃得饱

“社区工作苦又累,钱少活多是原罪。”新庄社区书记周会娟经常把这句玩笑话挂在嘴边,从一名普通社工成长为社区当家人,她在新庄一呆就是十年,“自己跳进来的坑,流着泪淌着汗也要干出个人样来。”

正如周会娟说的那样,钱少活多,是基层社会工作者最真实的写照。网格走访、窗口办事、协调矛盾、对接条口、文件传达……基层社工承担了最为繁杂的具体工作,面对着是最为直接的矛盾,但另一方面,基层社工的薪酬待遇偏低,上升通道过窄,导致人才流失严重。“社工是社区治理中最重要的力量,提升社区服务水平,不能再‘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锁金村街道民生中心主任卢建华说。

7月30日,街道结合南京市、玄武区相关文件精神,推出社工绩效考核方案,主题就是提高基层社工薪酬待遇,算上五险一金,社工最低月收入从过去的2700元,增加到了4300元。不仅如此,所在社区年终被评定为优秀的,每人还将额外奖励2000元。“过去我每个月到手只有3100元左右,说实话,真的没有什么成就感。”拿到新政策实施后的第一笔工资,贾学玲很是感慨,尽管1000元可能就是很多人请客吃顿饭的钱,但对于社工而言,却是月收入直接增长了1/3,“至少能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是得到政府认可的。”

根据《南京市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试行)》,基层社工按“三岗十八级”薪酬标准执行,同时,《办法》还明确政府将加大面向社区党组织书记、居(村)委会主任定向招录公务员和招聘事业单位人员力度,拓宽社区工作者的职业发展通道。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7月份,锁一社区书记张琪,通过定向招录成为公务员,“这是组织对我们一线工作者的关心和信任,也希望用我的个案,激发所有社工的工作热情。”

下去一把抓,上来由专人分家

“瞧,我们的‘百事通’来了。”锁四社区王学文老人口中的社区“百事通”,实际上是网格社工孙静。

网格化是提升基层治理水平和服务效率的重要路径,但过去,受限于社区人手不足,基层社工一方面要负责办理各部门条线的事项,一方面还要进网格,两头难以兼顾,导致服务质量不高。“经常是刚进网格,到社区办事的居民一个电话又把我们叫回去。”孙静说。

为破解社工精力分散的难题,解放网格社工的“生产力”,锁金村街道开始试点综合社工,将以往“下去一把抓,上来再分家”的模式,改为“下去一把抓,上来由综合社工分家”。以前期“全科社工”培训为基础,选定专人担任综合社工,主要负责与街道城建、劳保、民政、综治中心对接,解决由网格社工采集来的居民需求,办理各类事项。网格社工将全部精力放在网格,更高效地服务网格内居民。

紫鑫城社区是综合社工的第一块“试验田”,年轻社工杨加加被“委以重任”,一个月的试点,让她感觉“压力山大”,窗口接待、业务梳理、对接部门,综合社工不仅要熟悉所有条线,还要根据居民个性化要求提供解决方案,“节奏快、工作量大,对业务能力要求很高,一天下来几乎没有停的时候。”另一方面,被“松绑”的网格社工有了更多的时间服务居民,汪玲丽负责的网格有350户,是锁金94个网格中最大的一个,她的感受最深:“网格内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现在不用两头跑,效率高多了!”

打破铁饭碗,末位淘汰不手软

加薪减负的根本目的,是让居民享受到更高质量的社区服务。新的考核方案不仅有正向激励,同时也有反向倒逼,一年内连续3个月考核排名社区垫底的社工,街道可以按照相关程序予以辞退。

由于薪酬待遇不高,过去社工的管理相对松散,导致多年来只有社工炒社区的“鱿鱼”,鲜有社区淘汰社工。锁金村决心引入退出机制,打破社工手里的铁饭碗。考核方案规定,社工由于工作失职,对居民或单位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能胜任工作岗位要求的;当月累计无故旷工2个工作日或全年累计旷工3个工作日的;考核年度内连续3次以上被确定为最后一名的,街道将按相关程序依法免职、罢免、撤换或辞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淘汰不是目的,我们希望通过建章立制,督促社工提升服务能力,切实增强居民的幸福感和满意度。”卢建华说。

末位淘汰,给社工戴上了“紧箍”,倒逼他们真正深入网格,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如今,锁金的网格社工人手两本“民情日志”,一本记录户籍人口,一本记录走访情况,按照“140”工作法,每个社工一个月至少走访网格内40户居民,时刻掌握网格的静态和动态信息。通过走街串巷,沟通交流,越来越多的居民成为社工的“自家人”,加上老党员、楼栋长、志愿者,居民自治力量越来越壮大。

“千好万好,不如百姓说句好。”锁金村街道党工委书记郭建军说,社工是社区公共服务和公共管理的核心力量,街道通过体制创新,灵活运用考核的杠杆,既有效提升了社工的职业获得感,又严格要求了他们的工作标准,为“幸福小村”配备91名 “守门人”。

本报记者 盛文虎 本报通讯员 陈玉梅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8-19 玄武区锁金村街道试水社工绩效考核改革 1 1 新华日报 c673673.html 1 加薪减负,温暖社区“幸福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