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5月22日
新华日报
第7版:经济

来自基层一线的报道

江苏最高村落期待民宿“激活”

5月12日,连云港市连云区宿城街道大竹园村村部附近的茶厂,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茶香,大大小小的篮子排成长队——村民上午在自家茶园采茶,下午到村里茶厂加工。 “今年第一水春茶快要结束了,歇几天,第二水春茶我们茶厂还要再加工一个月,一年就这两个多月最忙!”村委会主任张秀忠告诉记者。大竹园村位于连云区后云台山南麓,村里最高的张楼村民小组海拔581米,因此大竹园村被称为江苏最高村落。

大竹园村掩映在海山云台山景区的绿树红花中,石板铺就的小道,通向一幢幢石墙黛瓦的老屋,在阳光下显得古朴、静美。村里有村民182户642人,拥有5000亩山场,盛产云雾茶、板栗、葛藤粉、野生山药等农副产品。村党支部书记翟恩春介绍,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交通条件落后等原因,村庄发展受到限制,青壮年劳动力逐年流失,原住民不断减少。目前山上居住86户190人,基本为70岁以上老人。

村干部领着记者走进大竹园村上洞组一处石头老屋,77岁的翟新秀正在准备采茶工具。每年采茶期,她从墟沟来这里住段时间,方便到山上采茶。和翟新秀一样,如今很多村民早已不在山上居住,许多屋子都空关着。

如何让这些空关、半空关的村居活起来?村干部们想到时下流行的民宿。民宿是乡村旅游的新业态,不仅可以激活农村潜在资源,赋予老房子新生的力量,也可以为留守在家的农民带来新的生产生活方式。

大竹园村已经从村民手里收集40多套闲置民居,准备“打包”寻找合作伙伴,将它们改造成特色客栈,同时完善公共配套,让这些老屋迎来新生。眼下,公共配套设施的建设已经启动。

宿城街道党工委组织委员朱永开介绍:“大竹园村搞半山民宿是一个很好的路子。我们宿城不仅生态环境好,而且是唐代新罗人居住地,对历史文化的挖掘,可以让这里的旅游更加有味道。”

正在茶园采摘茶叶的张毓好今年74岁,一辈子都生活在山上,说起村里正在进行的民宿开发改造,他表示“十分期待”:“现在还住在山上的,就我们几家老年人,很冷清,希望民宿改造好、旅游搞起来以后,我们的交通、吃水问题都能得到解决,村里也能热闹起来。”用民宿和旅游“激活”古村,让她重新焕发青春,成了“最高村”村民的热切期盼。

本报记者  程长春

本报通讯员  赵 芳  钟志强

千尾大鱼池,为何仅养鱼50尾

“16平方米鱼池,以前能养2000尾鱼,现在只投放50至100尾的精品鱼。”记者近日在徐州市云龙区大龙湖街道听到一则有趣的消息——历经18年持续快速扩张后,金鱼养殖特色村曹山村的金鱼存栏量下调到最低点。两代养鱼人纷纷表示,主动下调后,路越走越宽,效益以前“想都不敢想”。

“请你先看看村里的‘宝贝’。”穿过满院的水泥养鱼池,曹山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梁彬带记者来到养殖基地二楼,只见屋内摆放有十多个直径1米左右的观赏鱼展示鱼盆,每个盆里却只有一尾金鱼。“它的价格抵得上院里整整一池的普通金鱼。” 梁彬介绍说,这条金鱼名叫百褶泰狮,尾如百褶裙,游动时非常飘逸,给人以极大的视觉享受。

2002年,曹山村村民曹广荣、苏洪泰率先在自家院内建造鱼池,养殖十多个传统品种的金鱼。到2008年,全村养殖面积发展到400多亩,每亩收入超过3万元,最高亩产15万元,全村实现脱贫致富。转折出现在2009年。根据城区规划,村里不允许再新增养殖面积。曹山金鱼该往何处去?“只有走精品化这条路。”梁彬说。

2011年10月,梁彬到香港旅游,专程前往观赏鱼市场参观。“身长20厘米的金鱼,每尾售价高达500元,而村里的‘大路货’批发价每尾仅几角钱,价格上的巨大反差,给我带来极大的震撼。”回村后,他立刻召集养殖大户开会,建议压缩现有的3000万尾存栏量。“每池投放量不超过100尾,不到原来的二十分之一。”减量后,养殖户们反映金鱼患病率明显降低、生长速度加快,成色更好,上市时间提前。

为了提高金鱼市场竞争力,村民王健成为首个“吃螃蟹”的人,他引进兰寿、蝶尾等新品种,让金鱼形体率先“升级”。苏立强、曹建营两位技术员又从泰国引进泰狮品种,从型、神、色等方面全面升级。从此,曹山村每年都会引进不低于5个新品种,在当地进行驯养,随后投放市场。

“去年快递走量占全村电商发货量的80%,‘触网’养殖户达70%,实现国内主流电商平台全覆盖,为全村增收2000万元。”徐州市水产学会金鱼分会会长曹北平说。    本报记者  李 刚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5-22 1 1 新华日报 c635601.html 1 来自基层一线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