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5月06日
新华日报
第11版:经济周刊·财经圈

拉弗曲线(LafferCurve)

税率下调,政府收入反而会增加吗?

耿强小课堂

今年5月1日起,全国各地普降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以前高于16%的,可降至16%;低于16%的,研究提出过渡办法。人社部预计,2019年,企业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缴费负担将下降超3000亿元人民币。

1974年的某天,33岁的青年经济学家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在华盛顿与一些知名记者、政治家共进晚餐,其中重点人物是时任福特总统办公厅主任的拉姆斯菲尔德和其副手切尼(后任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和副总统)。拉弗竭力向众人解释税收与税率之间的关系:税率从零向百分之一百提升过程中,到达某一关键点后,政府的总税收将开始下降。情急之下,拉弗拿出餐布,在上面画出了日后名声大作的拉弗曲线(Laffer Curve)。

1980年1月,里根总统刚刚上任,第一堂集体学习的课程老师就是拉弗,当拉弗讲到“税率高过某一点时,人们就不再愿意工作了”。里根回应道:“对,就是这样。二战期间的战时收入附加税高达90%,我们只要拍四部电影就达到这一档税率了,第五部电影赚来的钱将有90%交税,于是拍完四部电影后,我们就不工作到乡下度假去。”里根用本人的经历验证拉弗曲线的内在原因:高税率会让人们更少工作,低税率反而会激励人们更努力。里根主政八年,大力推行减税政策,最终把个人所得最高累进税率从70%降到28%,资本利得税率从28%降到20%,企业所得税率则从46%下调到33%。1982年到1999年,成为美国经济的超级扩张期,被称为“20世纪最持久的繁荣阶段”。

2017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特朗普的税改方案:企业所得税率从35%下调至21%;海外利润一次性汇回,现金资产按15.5%的税率减征,非流动资产按8%的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税率最高档税率从39.6%下降到37%;住房利息抵扣。华为总裁任正非对这样的政策回应:税收降下来是有利于促进投资、有利于吸引投资、有利于繁荣经济、有利于精简政府的。

2018年10月1日,中国正式施行新个人所得税法:对部分收入来源合并征税、基本减除费用由3500元提高到 5000元、调整中低档税率对应收入级距,增加专项附加扣除。财政部最新数据表明,2019年一季度个税同比下降29.7%,累计减税1686亿元,人均减税855元,累计约9163万人的工薪所得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其中36至50岁的人群是政策享受的主力,占比达五成。另外,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起征点由3万元提至10万元后,享受增值税减税纳税人新增330万户,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576亿元。

古典经济学家休谟曾经说过:过高的税像极端的贫困一样通过制造失望而摧毁工业,甚至在达到这种程度之前,过高的税就会提高劳动者和生产者的工资,使所有商品价格上涨。弗里德曼犀利地指出:高度累进的税率能征收到的税款为数很低,使得一些最有才干的人把他们的精力投入到如何实现低税率上,而更多其他人把纳税的多少当作主要因素,来决定他们的经济活动。耿 强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5-06 税率下调,政府收入反而会增加吗? 1 1 新华日报 c627666.html 1 拉弗曲线(LafferCu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