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04月06日
新华日报
第2版:要闻

专家、教师在相关论坛上呼吁

让“STEM”成为创新力培养的“孵化器”

近年来,STEM教育成为基础教育中的热词。STEM到底是什么?它与现有课程之间有什么关系?如何构建有效的学校STEM教育实施模式?3月29日在宁举行的江苏STEM教育高峰论坛上,专家和一线教师们就此进行了探讨。

“现在各类科技活动都被贴牌成为STEM教育,说明大家对STEM的理解还不够深入。”中国科协“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教学中心常务副主任周建中说,STEM虽然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四门学科的统称,但却并不是简单地将其拼凑在一起,“它是一种跨学科的综合课程,通过以项目学习、问题解决为导向的课程组织方式,有机地融为一体。”

在专家们看来,STEM教育最大的价值在于引导学生从单科学习转向跨学科学习,从“纸上谈兵”升级为“真枪实弹”。在实际教学中,南京河西外国语学校教学处副主任贾征发现,STEM课程项目因为遇到的问题更加实际、周期更长,能带给学生深度化的社会体验,“比如我们学校的F1·in Schools项目,课程直接与社会对接,想要很好地运营自己的团队需要有赞助商的支持,有个团队里的男生一下子拿到16个赞助,但他平时其实很腼腆,非常了不起。”贾征认为,STEM课程非常适合现在倡导的核心素养、关键能力的培养。

“美国本科设置的STEM课程涉及422个专业,绝不是仅仅只有S、T、E、M。”张军是南京市玄武高级中学STEM项目的主管,也是国家高级青少年科技辅导员,在他看来,包含科学原理,需要用数学手段表达和处理、用技术手段支持、用工程思维解决的问题,就是STEM。

周建中说,STEM课程关注现实问题,注重在真实情境中学习,学生需要主动参与实践、进行合作学习,而且课程结果是开放的,允许多个正确答案,在当今中小学校分科教学、部分中小学生阅读碎片化的情况下,STEM教育能引导学生将知识重构为综合能力,提升问题意识和创新精神。

“关键还是课程以及实施的思维和方式。”南京市东山小学创客教育中心主任赵凯在去美国考察时发现,当地的学生在进行STEM课程时,用到的硬件非常简单,但是课程设计理念比较先进。“理念对,用木块等器材也能教好。”他认为,目前国内的STEM教育操作起来有难度,因为没有优质的课程资源支撑,而STEM教育的核心部分——教师,也面临知识结构、综合能力需要不断提升的问题,“很多教师在读师范时就是分学科的,专业单一,因此面临这种跨学科的教学时较难胜任。”他建议,师范院校应考虑对教师进行跨学科教育,据他了解,目前广东已经有师范学院在这样做了。

除了课程和师资的问题,还需关注如何构建有效的学校STEM教育实施模式。现在,江苏不少学校开发了STEM课程,建立了STEM实验室,有了一些比较好的经验。比如常州市虹景小学的所有学生都参与校本STEM课程学习,并从普适课程-俱乐部课程-精英课程三个层级安排来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南京河西外国语学校设有500多平方米的STEM中心,包含了F1·in Schools项目、机器人课程、赛车模拟驾驶和虚拟现实体验等区域。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爱创客”STEM项目,则由校长室领衔,由科学、信息、数学等骨干教师以及校外专家组成团队具体落实项目方案与实施计划,学校行政、教学、德育以及多个学科全面参与,由点带面推动STEM教学。

据悉,江苏省STEM教育协同创业研究中心等单位正在调研制定《江苏省基础教育STEM课程指导纲要》,探索系统的科学教育评价体系和标准化建设方案。

3月29日举行的高峰论坛上,还成立了江苏省工程师学会STEM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韩冰表示,专委会将利用科技场馆、科研院所和高校实验室、科普教育基地等资源,深入开展探究性、启发性、创新性的青少年科技创新教育,促进校内科学教育与校外科普活动有机有效衔接,激发青少年创新活力和创新潜能,提升青少年科学素质,为创新型人才培养和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本报记者 蔡姝雯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