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12月12日
新华日报
第19版:科技周刊·星光

我与谈家桢的师生情缘

—— 本刊科学顾问金力院士一席谈

院士动态

中国生命科学领域最具有影响力的奖项之一“谈家桢生命科学奖”日前揭晓。本刊科学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获“谈家桢生命科学奖成就奖”。

从2008年至今,“谈家桢生命科学奖”已经评选了十一届,共有22位科学家获得“谈家桢生命科学奖成就奖”,其中,共有19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

金力院士是我国著名的人类遗传学家。他系统解析了东亚地区人群的遗传结构、群体分化、迁徙路线、人群混合和环境适应等进化事件,并在此基础上系统阐述了基因-表型-环境三者之间复杂的进化关系,为推动我国进化遗传学、基因组学和计算生物学的进步发展起到重要作用。9月16日,金力院士受聘为本刊科技顾问,并为本刊欣然题词“科技为健康服务”。

金力院士与我国现代遗传学开山祖师谈家桢也有一段不解的缘分。金力院士走上生物科学领域道路,这其中也离不开谈家桢院士的影响。若按辈分来说,谈家桢是金力的“师祖”,金力是谈家桢的弟子刘祖洞的学生。不过,若论人生或学术,谈家桢则是金力人生路上的导师和学术上的指路明灯。

“21世纪将是生命科学的世纪。”上世纪80年代,谈家桢的一篇预言性文章让金力从此与遗传学结缘。1981年,金力参加高考,并打算选择数学或物理专业。正是谈家桢的这句话,让他改弦易辙,最终考入复旦大学生物学系遗传学专业。

彼时,改革开放初期,国内各学科迎来发展的春天。谈家桢觉得这是中国遗传学发展的机遇。他分析国际前沿进展,认为进化遗传学是很好的切入点,并决定选拔学生进行遗传学和数学的交叉培养。当时选择了四名学生,金力就是其中的一名本科生。

从那时起,三十多年过去了,尽管生命科学领域出现了很多热点,但金力一直坚持作进化遗传学研究,矢志不渝。而今,谈家桢的预言也已成真。遗传学与遗传学分析就像基本的研究“工具”,渗透到生命科学的各个领域。“这充分证明了遗传学的重要性和遗传学科的辐射力。要让遗传学发扬光大,一方面要进一步研究遗传学的机制,把突变和重组作为研究方向;另一方面,要用遗传学满足人类发展和国家发展的重大需求,把发育和疾病作为应用目标。世界一流、国家需求,这就是我们的科研目标。”金力说。

1994年,从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金力到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让他永生难忘的一次拜访,就发生在此时。1994年冬,已85岁高龄的谈家桢到斯坦福找金力。

“因为当时我和别人合用一个办公室,就带谈先生去医学院的学生休息室休息。下午,我找到先生的时候,他正躺在外面的长凳上睡午觉,外面还有学生吵吵嚷嚷。”金力说,谈先生如此高龄,仍不辞劳顿,所以自己当时就打定主意回国。

1996年,博士后出站后,在美国5所大学提供的教职之间作选择时,金力的前提条件是每年必须有3个月在母校复旦工作。德州大学应允了他。1997年1月,金力开始到德州大学正式上班。4月,他回国建实验室,成为国内最早“两边跑”的学者之一。

回国之初,在资金短缺时,谈家桢又给了金力很大的支持。1998年,学校拨的研究经费已经用完,给学生发不出工资。谈家桢知道后,给了金力一张15万元的支票。

“我得知这是他获得的奖金,觉得这个钱太沉重了,不敢用。之后,在许智宏先生的帮助下,我筹集到30万元的研究经费,就赶紧把15万元的支票给谈先生送回去。”这份雪中送炭之情,让金力十分感动。2002年,复旦大学启动生命学院院长的全球招聘。得知消息后,金力决定全职回国,并在2003年被聘为院长。

承袭了谈家桢的思想,金力同样认为,在学科发展上应宏观和微观并举。“对生命科学来说,宏观和微观就像分子和生命的关系。如果忘记了生命,这个学科做不好。”成为院长后,金力把谈家桢对遗传学的期望“年轻化、社会化、专业化、国际化”,做成大标题放在生命学院,作为学院发展的指导思想。 来源:公众号 院士+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