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10月30日
新华日报
第11版:社会

大学念起“紧箍咒”,适度提高淘汰率 ——

高校开启“严出”,倒逼改革管理

由于学分不达标,华中科大18名学生近日“本科转专科”;还有的学生连专科也读不了了,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10月初一次性清退22名补考不合格的大学生。高校开始推行“严进严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大学生忽视学业需治理

“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对华中科大的做法给予了肯定。高校针对“严进宽出”现象着手改革,这在很多网友看来,几乎所有大学生都能顺利毕业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教育部新版《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去年起施行,其中第五节专门明确了“退学”要求——学生成绩不达标、连续两周未参加学校规定的教学活动等,将被退学。今年9月,教育部又出台通知,要求高校严把毕业出口关,取消“清考”制度,学生补考不过即失去学位。

增强大学生危机感,让其完成学业过程中感受到更大的竞争压力,江苏各高校已采取相关做法。

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在江苏高校内首个实行学业警示劝退制度,当年下半学年18名本科学生被劝退处理,2015年上半学年有13名、下半学年有18名。“去年两学期,劝退本科生人数为28人。”南林大教务处副处长毛连山说,这项制度实施多年终于见效——今年上半学年该校劝退人数仅8人,首次降至个位数,受到学业警示的总人数也从过去每学年两三百人降到100多人。

西交利物浦大学采用严格的学业质量控制体系,学生升级必须达到学分要求。该校教务处副主任何铮燕说,学校规定,如果学生不及格课程超过5学分,就不能升级,必须重修一整年;如果不及格课程等于或低于5学分,则可以在升级的同时重修这门课,其课业负担会比其他同学更重。该校今年毕业生近2000人,比4年前入学人数少了近300人,淘汰率已然不低。

“混大学”也不能一味怪学生

产生一定的淘汰率、适当给大学生增加些竞争压力,其实是对过去“严进宽出”方式的一种反拨。现实生活中,几乎每个中学生高三苦读时都得到老师家长安慰“上了大学就轻松了”,几乎每个新生都会听到学长说起“没逃过课不算上过大学”。

有高校老师分析中美两国本科生近十年的毕业率数据发现,美国大学本科毕业率约为50%,不同类型、不同竞争力的大学,乃至相同类型、相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都存在明显差异;中国大学本科毕业率则超过90%,不同类型、不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无明显差异。

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席酉民教授说,国内一些孩子进入高校就读后很可能因环境宽松而放纵自己,沉迷于电游或不主动转换学习行为。高校开始从严要求学生,这是一种好现象。

在南京大学教育学博士胡乐乐看来,大学不能对学生过于宽容,否则等同于“溺爱”,这将对一些学生产生莫大伤害——即使学校发毕业证时不设卡,在就业市场上也将面临无情的淘汰。大学生应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这样才不至于轻易被时代所淘汰、成为落伍之人。

但与此同时,“放水”的板子也不能一味打在学生身上。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老师感慨,学校老师重视科研而忽视教学,单纯念ppt或者讲与课程完全无关内容的老师确实存在,这样的“水课”,让学生怎么提得起精神来?很多学校的本科教学质量有待提高,正如吴岩所说,大学要合理增负,增加的并非课程的量,而是以提升大学生质量为目的、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高校加强过程管理多帮扶

“对学生严格要求,也不能只在临近毕业时才抓一下,而要贯穿其大学生涯这4年。”胡乐乐说,教育部今年8月通知要求高校加强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

席酉民说,很多家长感慨孩子在西交利物浦毕业不易的同时,也发信息提醒学校重视学习遇到困难的学生。“西浦的本一录取分数线逐渐增高,学生进校时都非常优秀;挂科重修,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西浦推出‘回归项目’(Bounce Back Program),帮助那些在学业和自我管理方面遭遇困境、愿意积极寻求改变的学生,重回正常的学习生活轨道。”

南林大在学业警示之外,相应配套出台帮扶制度,给学生创造更多弥补机会,让学生尽早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并加以改进。毛连山说:“如果学生受到‘黄色警示’,所在院系将为其指定学业帮扶老师,学生制定学业补修计划,学院提供心理和思想辅导,实行一对一帮扶。”

也有一些名牌高校学生感觉,自己的学业负担其实并不轻。“南大青年”做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大学生学习生活处于繁忙、充实状态,不少专业的同学坦陈本专业课业负担不容小觑、第二专业选修也带来重压。

有专家分析,中国大学生需要增的“负”,要从提升学业挑战度的角度出发,并不是量的简单叠加,而是质的复合增长,比如学习策略的使用和认知能力的训练。高校也应打造更多 “金课”,让学生感受到积极的学业挑战。

“我国大学的平均淘汰率应该至少10%,才能达到提高培养质量的要求。”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国外高等教育实行“严出”培养方式,学生即便被退学也不太为出路犯愁,可以再申请其他高校继续学业,因为大学招生实行自主申请制度,随时接受学生申请转出和转入。还有学生因对学校、专业不满或其它缘故,而选择主动退学、转学。

本报记者 杨频萍 王 拓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