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09月28日
新华日报
第16版:人文周刊·悦读

400年前 李渔在“朋友圈”卖书

《南都繁会图》局部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阅史观今

康熙十二年,李渔决定进京卖书。

他小心翼翼地把二十部刚刚印出的新书包好,放进行李,踌躇满志。

李渔深知世人的心理,喜好从众。而名人的言论永远是口碑形成的第一道门禁。

入京之前,李渔给自己在京城的故交陈学山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帮忙多多宣传。在信中,李渔提到一位“老先生”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这个人就是龚鼎孳,是当时有名的诗人、文学家,同钱谦益、吴伟业同被称为“江左三大家”。如果在今天,龚鼎孳大约就是那种常常会上微博热搜,为广大网民提供茶余饭后谈资的社会名流。

然而世事难料,康熙十二年九月,李渔还未来得及同龚鼎孳搭上话,龚老先生就撒手人寰了。

无奈之下,李渔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朋友们,颜光敏是李渔入京后结识的新朋友。李渔几次三番请颜光敏帮忙,殊不知,上赶着不成买卖,恐怕在颜光敏心中,他从未有过代之售书之意。

那么李渔想要售出的图书究竟是什么呢?又为何售卖之路会如此艰难?

可以肯定李渔所带书中是有一部《闲情偶寄》的。几百年后,这部书广为流传,但当时的售书之路却有几分艰辛,其中一个原因恐怕与当时出版行业的状况有关——信息不发达,渠道单一,盗版横行。

李渔是位高产作家,写过不少小说与剧本。早年间,他写的剧本颇受人喜爱,有情节有细节,符合大众的审美趣味。但是,读者手中所捧的李渔作品有很多是“盗版”。当时人们版权意识不强,书商为了挣钱常常私自印刷图书。

李渔要想挣钱就必须自己印书,要想印书就必须去产业集中的地方。

金陵(南京)是明末全国最重要的图书出版基地之一。此处私人刻书业十分繁荣,盛时书坊有93家之多。在明人自己绘的《南都繁会图》中,我们能看到在三山街一带有不少“书铺”“画寓”“刻字”等招牌。

康熙元年,李渔举家移居到金陵,便是看中了此处印书方便。康熙八年,李渔建了新的宅子——芥子园,之后在这里创办了自己的书坊——芥子园书坊。大名鼎鼎的《芥子园画谱》就刊印于此处,但出版时李渔已经离开了人世。

在芥子园书坊之前,李渔还开过一间翼圣堂,康熙十一年,翼圣堂刊印了《闲情偶寄》。李渔于做书一事上还蛮认真的。他曾夸过南方书坊出版的图书比较厚,一本能抵两三本北方图书,装订的工艺和选用的材料质量上乘。李渔带去京城的图书也一定是十分精良,却依然波折重重,最终归于何处,无人知晓。

其实李渔的经营思路还是很活泼的,他上京售卖的还包括一些“文创产品”。比如“芥子园名笺”,就是艺术化的纸张,可以当作信纸。李渔对自己的文创产品做了悉心规划。

“韵事笺,每束四十;制锦笺,每束四十;每束计价壹钱贰分。书卷启、代折启、衣带启,以上每束一十,计价叁分。鱼封、雁封、什袭封、衣带封、竹封,以上每束二十,计价肆分。”

“启”也列于“芥子园名笺”,专用作信纸,多为折叠式。如书卷启,正面仿照书封面的样式,有签题“书卷启”。外面还有封套,可以说是很精致了。 孟 里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