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09月07日
新华日报
第12版:人文周刊·悦读

美在日常

—— 《李霖灿读画四十年》的启示

李霖灿先生在台湾颇有名气,特别是在书画界。李霖灿曾经谦虚而又幽默地说过:一生只做两件事:玉龙观雪,故宫看画。所谓“玉龙观雪”,是指当年他从杭州国立艺专毕业后,赴滇藏川康的玉龙雪山地区考察和研究纳西族的语言与文化。1943年,30岁的李霖灿进入故宫博物院。解放后,一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与中国古书画为伴。退休后他又被聘为台湾大学、台湾师大等院校的美术史学教授,在美术教育方面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这本书很大程度上就是他讲学时候的精彩记录。

现代社会的工作节奏明显加快,人们总是抱怨自己工作“忙”。而在这本书中,李霖灿先生要告诉我们的是:美的欣赏才是当务之急!拥有能够欣赏美的眼睛,恰恰是治愈焦躁与不安的秘方,就像无门禅师这个有名的偈语: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一桌好菜,却限你于三分钟内吃完,那还有什么味道?如果一杯好茶,限你十秒钟内喝完,那还有什么感觉?在李霖灿看来,忙是20世纪最可怕的“癌病”,我们若不能消灭它,它就要来消灭我们。李霖灿展示了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里的一幅马和之的《闲忙图》,在这幅古朴的画作中,一个老渔翁在河滨的树下悠闲地编织着草鞋,鱼篓斜倚树根,画面是一片闲适景色。这幅画的命名非常典雅,取忙迫之中,心神安适从容之意,对我们当下的生活情趣,可谓是有不少启发。

闲之、乐之、笑之均是美。很多人的观念中,一般都会认为“幽默”是西方舶来品,而且认为这是西方文化的一项精华,但事实上早在两千年前,司马迁的《史记》上就有了《滑稽列传》,有那么多幽默的人和事。早在仰韶文化时期,中国人就懂得了幽默。在陕西扶风发现的一件仰韶文化的陶器,在红陶残片之上,有一个“尴尬”的中国人面孔!面型初具之后,制作者只用了三笔——眼睛和嘴巴,就使一个尴尬万分的表情流传千古,到现在还在我们心中激起回荡的共鸣,而所用的工具只是一个指头,这是高手啊!在古代的画作中,这种令人绝倒的例证很多,美不胜收。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易元吉的《猫猴图》小卷,画面上一位孙行者抱着一只佩着彩带的小猫咪正洋洋得意,脸上发出会心的微笑。小猫咪在猴子怀中亦面露笑容,但是它的同伴回头张看,高翘着尾巴充满了惊讶的神情。宋末元初名叫龚开的画家,画一些想入非非的鬼怪图画,在华盛顿的福瑞尔美术馆中有他的《钟馗嫁妹图》卷。现代的齐白石也是很富于幽默的情感,他有一幅《小鸡争蚯蚓图》,名气很大,常做贺年片用。

学会欣赏,处处是美景,美在日常。 沉 醉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