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09月07日
新华日报
第12版:人文周刊·悦读

开车押谷寿夫上刑场

唐泽其驾照

口述人:唐泽其

采访人:叶铭 莫非 袁健 黎云海

采访时间: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采访地点:无锡邮电新村

整理人:袁健

【老兵档案】

唐泽其,1922年10月出生,是贵州凯里炉山洛棉村人,没读过书。1938年9月份当兵,参加过1942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第一次入缅失败后走过野人山。1943年参加过驻印军新编三十八师缅北反攻。抗战胜利后调入陆军总司令部汽车队,参加过南京战犯审判,并开卡车押送战犯谷寿夫上刑场枪决。后进入南京邮电局工作,当过邮政营业员、开箱员。解放后在华东邮电学院学习一年,1950年从华东邮电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无锡邮电局,1984年在无锡邮电局退休。

1947年战犯谷寿夫在南京励志社进行公审,审了三次,前两次谷寿夫不承认,说南京是空城。第三次的那个法官非常客气地说:“请问当时南京一无轮船、二无火车,你们四面包围,老百姓往哪儿走?”然后把下关的照片给他看,谷寿夫看了说:“落在你们手里,你们怎么说怎么算吧!”法官问他有没有东西要给他家属的,可以帮他寄回日本,他拿出来了一支钢笔。公审时没有立即枪决,拖了好几天,枪决那天什么日期记不清了,反正天气比较冷,我们还穿着棉袄呢。谷寿夫是由宪兵押送的,国防部车队派我前去开车执行任务。当时我开去的车是一辆无遮篷的大卡车,卡车从励志社把谷寿夫押出,车上有七八个宪兵。卡车从黄埔路出发到中山路右转,到大行宫左转到太平路直走,到建康路右转到中华路,然后左转经过中华门到雨花台,在雨花台右边有条路一直到东炮台那个地方。

一路上南京老百姓人山人海,那个地方三面是小山坡,谷寿夫没有捆绑,也没插什么牌子,是两个宪兵左右架着拖下车的。谷寿夫脸朝北的那个山坡跪下,方向是朝南京城区。我分析是向死去的南京同胞伏法认罪。枪决是用的盒子枪,一枪打到后脑上,枪响后老百姓一片欢呼,大叫:“报仇!报仇!”宪兵原本想走了,但老百姓不答应,要求再打几枪。宪兵当时非常为难,因为法律规定打一枪,后来老百姓叫报仇的越来越多了,还有人叫宪兵是同伙,都有点乱套了。宪兵没有办法又上来在背部补了两枪,一共打了三枪,围观的老百姓才满意。那段时间里枪决的还有日本杀人比赛中屠杀百名中国人的三名刽子手。现在有人说是两名,可我记得是三名一起枪决的。由于我的工作是帮司令部运送邮件,军邮取消后,我就改为普邮进入南京邮电局工作,我做过邮政营业员、开箱员。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