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09月07日
新华日报
第12版:人文周刊·悦读

共享时代的集体智慧

—— 读与思:以新思维迎接人工智能

读书管见

近年来,人工智能是一个热点议题,很多人都在关心它究竟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以色列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其新著《今日简史》中给了我们一个例子。谷歌开发了一套名为AlphaZero的程序,这套程序每秒只能计算8万次国际象棋走法,且在写程序之时没有教它任何国际象棋规则,连基本的起手下法也没有,但它运用了最新的机器自我学习原理,通过不断和自己下棋自学国际象棋。就是这套程序在与2016年全球计算机国际象棋冠军Stockfish8程序的100场对局中,获得了28胜72平的战绩。而后者是能每秒计算7000万次走法并录入了几十年计算机象棋经验的算法程序。或许你要问AlphaZero到底有了多长时间从零起步准备与Stockfish8的对决呢?答案是4个小时。

另一个说明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实例也是尤瓦尔·赫拉利另一著作《未来简史》写到的。脸书公司人工智能实验室曾经做过一个试验,让两台人工智能互相对话,起初两者都使用人类的语言,可是没多久两台人工智能就摒弃了人类语言发展出了一套全新的交流语言,至此脸书公司实验人员不得不紧急暂停了这项试验。

毋庸置疑,上述两个例子已经很好地告诉我们人工智能正在迅速崛起,伴随着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它必将对整个人类社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正如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中所分析的,人工智能不仅将在司机、搬运工、接待人员等普通劳力方面取代人类,甚至会逐步进入医疗、法律、艺术创作等领域取代人类医生、律师、画家和音乐家。不久的将来,人类将被划分为两类,一类是掌握人工智能关键算法的少数精英阶层(或按尤瓦尔称其为“智神”的物种),而另一类则是真正意义上无用的人,这些占人类绝大多数的“无用人”甚至连被剥削的价值都不再拥有。而我们智人这一物种到时可能也将迎来自己的末日。

那是不是人类在与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命中注定会失败?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人类还有一张王牌——集体智慧。英国学者周若刚的新书《大思维:集体智慧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就对人类集体智慧进行了一次大梳理。事实上集体智慧并不是什么信息时代创造的新玩意,“集体智慧与文明一样古老”。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谚语——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实际上就是在说集体智慧。集体智慧的可贵之处在于它能发挥出1+1﹥2的效果,能将分散的智慧有效地组合后使整体效能远远大于部分的简单加总,就像细胞的组合形成功能飞升的器官,器官的组合带来一个功能飞升的人。今天带来巨大影响力的谷歌地图和维基百科就是集体智慧成功的案例,显示了集体智慧相对于个体智慧的质的飞跃和伟大创造力。

当然,集体智慧也不能保证绝对地优于个体智慧的总和,数量并不能代表质量,也可能出现1+1<2的情况,这就是集体智慧在组织方式、工具使用方面存在问题带来的结果。毕竟“集体智慧和集体愚蠢之间只有一步之遥”,集体也可能超乎想象地放大个体的愚蠢。而每个时代肯定也有每个符合自己时代的集体智慧组织方式和有效工具。过去,会议、大学、研究所、俱乐部、议会都曾是发挥集体智慧的有效方式,但今天它们很多都已经显得老态龙钟,难以适应这个科技爆炸的信息时代的人类智慧。相反以互联网、物联网为工具的扁平化、灵活化的网络组织越来越展现出可以高效发挥集体智慧的能力。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领头人伊藤穰一在《爆裂:未来社会9大生存原则》中举了一个很好的案例。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中,日本政府运作迟缓,始终未能说明到底有多少放射性物质泄漏,不能告知大众确切的影响范围和辐射水平。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几名美国和日本的科学家,通过社交平台自发地组织起来,制定测量方案,设计制造简易测量仪器,由日本各地的志愿者携带这些仪器,记录和发布数千万个采集点的辐射数据,帮助全世界了解福岛放射物的扩散情况。这也是伊藤穰一九大原则之一——“拉力优于推力”原则的案例。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共同的理念、普遍接受的道德观、扁平化的组织、简易的规则、专业的技术指导、互联互通的网络工具,是当前信息时代高效发挥集体智慧的重要条件,是有效的“拉力”。而今天网络互联互通的共享时代为人类的集体智慧的进步创造了空前的机会,它使得动员大规模的人类智慧成为了可能,使得人类智慧的进化成为了可能,使得人类智慧在面对机器智慧时有了些许胜算,让智人在未来不仅仅只有面临被淘汰这一项选择。

更进一步,我们不应对人工智能仅抱有敌对态度。毫无疑问,信息技术中的算法和传感器也同样放大了我们人类的能力,现实中人类正在很多领域将人类智慧和人工智能结合使用,创造更高效益。周若刚在《大思维》中也给出了很多实例。未来,相信以集体智慧为代表的人类智慧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机器智慧完全可以考虑更好融合,更好地以人类道德观为基础为人类服务,而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 朱 磊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