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养到太湖里,没想到代价这么大!”
新华日报
2018年06月17日
新华日报
第1版:重要新闻

“螃蟹养到太湖里,没想到代价这么大!”

—— 太湖围网清拆的调查与思考

新华调查

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正荣渔业村渔民沈兴财在东太湖上有15亩围网养蟹,随着近年来太湖治理力度的不断加大,他总担心围养时间不长了。果然,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和省委、省政府对太湖水环境治理的精神,今年4月13日和5月25日,苏州市相继发布拆除太湖全部围网的公告和相关补偿方案,要求今年12月底前基本拆除太湖水域4.5万亩围网, 明年6月清理到位,对养殖设施做无公害化处理。这个结果,尽管已在他和其他渔民们的意料中,但时间进度比原计划提前了两年。

这几天,正荣渔业村已派人到养殖户家中,一户户签订补偿协议。

太湖围网拆除,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高密度围养,污染湖泊水体

太湖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湖面2233平方公里。从上世纪80年代起,太湖开始围网养殖。“好水养好蟹”,太湖大闸蟹声名鹊起,利益驱使下,到太湖养蟹的不光有本地渔民,农民、外地人也纷纷加入围网养蟹队伍,最多时围网面积20.43万亩。经过1998年、2008年两次集中整治,逐步被压缩到现在的4.5万亩,主要集中在东太湖湖湾的吴中区东山岛与吴江区的庙港、七都沿岸。按照国务院及江苏省相关规定,2020年前取消太湖网围养殖,恢复养殖区原有生态面貌。

6月13日,记者在东太湖围养区实地采访看到,湖面上看护棚林立,一圈圈围网、一个个养殖小区,把浩渺的湖面分割成无数的网格,进入湖区宛如进了庞大的迷魂阵。省太湖渔政监督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余家庆说,围网养殖区往西就是水草保护区,选择在湖湾这个位置,就是希望把对太湖生态的影响降到最低。

围网养殖对湖泊水体产生怎样的影响?中科院太湖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站长秦伯强说:“如果太湖纯天然放养,不投饵料生态养殖,密度低一点是可以接受的。但围网的养殖户都追求高产量高利润,以最小面积追求最大价值,必然形成高密度养殖。密度大了,投饵也多,饵料沉入湖底,腐烂后加剧水体富营养化,形成污染。所以围网养殖必须取缔。”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湖泊生态专家刘正文认为,螃蟹自然繁殖对湖泊不构成影响,把螃蟹网围在太湖里养,投饵的污染,螃蟹吃草等对湖泊生态系统的毁损,对湖泊影响是负面的。湖泊有多重功能,养殖鱼蟹的产量虽然高了,但影响了其他功能。从保护湖泊生态来看,不仅仅是太湖,其它湖泊围网养鱼都应该拆除。

环保部门监测表明,东太湖网围养殖区底泥中的有机质、总氮和总磷均比未养殖水域大幅增加,明显影响水质。国家环保部门明确,太湖最主要功能是提供饮用水源、调蓄防洪,保持流域生态平衡,发展渔业必须服从这一大局。

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实地察看我省治太工作,约谈沿湖的苏锡常三市政府,明确指出我省东太湖养殖过程大量投喂冰鱼和颗粒饲料,太湖围网养殖污染突出,要求限期完成清拆。

渔民生活有保障,

大闸蟹牌子不会倒

根据苏州市和有关部门的方案,本次太湖围网清拆,对渔民既有经济补偿,也有社会保障,确保渔民生活无虞。

江苏省太湖渔管办党组书记杜民根介绍说,经济补偿方面,包括国有水域占用补偿费6912元/亩、提前终止养殖补偿费6500元/亩·年(按两年计)、养殖设施(网围)补偿费4000元/亩,设备补偿费中船只、看管棚等,以第三方评估核定补偿;社会保障方面,捕捞户渔民进社保,转产转业保障每人每月1940元,每一养殖证按两人计,每人补贴24个月,此外,吴中区、吴江区各拿出1000个就业岗位,用以渔民安置。

杜民根告诉记者,2008年围网整治后,养殖水域确权发证的共2809名养殖户,养殖户租赁国有水域,每年缴纳资源保护费每亩160元,每户15亩一年交2400元,现在的补偿费已超过200年的资源保护费。“每户养殖渔民,不含设备补偿费为47.43万元,如加上设备补偿费,至少在50万元以上。养殖户渔民原先在太湖捕鱼,有捕捞证,围网拆除后,还可以继续捕鱼。”他说,补偿公告和实施方案公布后,渔民反响比预料的好。

考虑到太湖渔民养殖的大闸蟹,到9月以后将是成熟期,签约在9月底前全部完成,渔民今年一季的螃蟹仍然可以正常销售,因此,今年苏州大闸蟹产量不会受拆围影响。

历经多年的经营和打拼,太湖大闸蟹已形成良好的品牌和完整的产业链。拆除围网,太湖大闸蟹的牌子会不会倒?

对此,省海洋渔业局副局长张建军表示,拆除围网将促使大闸蟹加快实现生态养殖,水质好,有螺蛳、水草,螃蟹的口味比围养的更鲜美。省渔业管理部门聘请湖泊专家对东太湖进行规划,设立增殖保护区、休闲渔业区。苏州计划用3年时间,推广带有尾水净化功能的标准化池塘改造,目前吴中区已实施,吴江区七都镇规划1.5万亩生态大闸蟹养殖基地,已全部被渔民承包。此外,太湖加大增殖放流鱼蟹苗后,渔民将捕捞到更多的野生太湖螃蟹。所以,太湖大闸蟹的牌子不会倒。

发展养蟹没有错,

关键是路径选择错了

“螃蟹养到太湖里,想不到代价这么大!”

杜民根向记者坦陈,太湖从当年政府贴息鼓励围养,到如今不惜重金清拆,走了这么大一个弯路,值得深刻反思。发展养蟹没有错,关键是路径选择错了,把螃蟹直接养到太湖里,是养错了地方、养错了方式,是过去的发展理念有偏差。当年没有长远眼光,管理粗放失控,现在痛定思痛,围养对太湖生态的损害有些已无法逆转,导致的生态受损难以估算,修复期也将很漫长。

而拆围的直接经济损失,杜民根告诉记者,仅补偿渔民一项就需要20亿元。此外,还要解决诸多矛盾,难题很多:涉及人数众多,渔民普遍文化低,后续工作存在的法律纠纷、经济利益纠纷,包括渔具拆违材料等的无害化处理,养殖渔民生产资料的第三方评估等,工作繁杂而艰巨。

太湖网围初衷是致富渔民,改善群众生活,当时政府还贴息鼓励发展养殖,到后来无序发展,出现众多无证养殖,经过两轮整治,打击取缔无证养殖,控制养殖规模,到目前全面取缔,是环保优先的需要。江苏以“压倒性思维”保护生态环境,算大账、算长远账,杜民根感触很深,“挥泪斩马谡!绝不能为眼前利益牺牲太湖生态环境。这次太湖拆围斩草除根,为的就是保护生态太湖重要水源地,这是最大的民生!”

网围大闸蟹要为生态环境让路,太湖将彻底告别围网养殖!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太湖围网给社会带来的阵痛和冲击,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美国五大湖没有养鱼,国外河湖都没有围养。为保护生态,对大江、大河、湖泊、水库等开放性水域,我国正在逐步取缔围网养殖。将来人们吃的鱼、虾、蟹,要么是天然捕捞,要么是池塘生态养殖。

本报记者 丁蔚文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