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8年05月18日
新华日报
第16版:文体

《千里江山图》受质疑 故宫专家作回应

本报讯 去年在故宫展出的宋代《千里江山图》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也有部分质疑的声音。近日,在北京大学人文论坛“《千里江山图》研讨会”上,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余杰首次公布了故宫近期通过科技手段对《千里江山图》的检测结果,并回应外界质疑。

对于“伪作”的质疑,余杰回应说,《雪江归棹图》一般公认为宋徽宗的真迹。《瑞鹤图》《虢国夫人游春图》《听琴图》《芙蓉锦鸡图》与《雪江归棹图》时代相近。检测这些作品用绢的经纬度后发现,如果套用现代人的产品质量概念,尽管都是宫绢,但宋徽宗《雪江归棹图》是一级,《千里江山图》是二级,其余是三级——《千里江山图》的密度仅仅次于宋徽宗的绢;《虢国夫人游春图》《听琴图》《芙蓉锦鸡图》则低于《千里江山图》绢的材质。

对于蔡京题跋的质疑,余杰回应说,《千里江山图》一共有39方印,经过几代人的努力,除了最后两方,其他的都已认出。最新识别的两方印,一上一下,一为“康寿殿宝”,一为坤卦印。康寿殿是南宋初高宗赵构的吴皇后宅邸,推测这两方印与吴皇后有关系。

宋高宗在南宋初期对府藏书画进行了一系列的重裱,在重裱当中请一些人鉴定。宋徽宗、宋钦宗被俘,蔡京也被骂为误国,因此这些所谓“前辈的品题”自然被拆掉。但蔡京的跋文上面记录了作画人的一些信息和宋徽宗的态度等,这些一剪掉,使得这张画变成了“无头案”。于是,吴皇后在重裱的时候补上蔡京写的跋文,但将其放到了画的后面。这样处理,使得蔡京的跋文不那么刺目——既符合当时蔡京被斥的形势,也符合当时对这张画处理的一些技巧。

有网友提出,蔡京在题跋中写道,“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根本就没写姓氏啊!凭什么叫他“王希孟”呢?

余杰回应说,清初收藏家、康熙朝宰辅梁清标购得此画,请人重裱时,在《千里江山图》外包首题签书写的“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据推测,应该是梁清标在重裱时,上面的宋签依稀可见,但很破了,没有办法修复,也不可能再保留了。于是,他自然要根据宋签的内容把作者的姓名写完整。

(王晓溪)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8-05-18 1 1 新华日报 c481578.html 1 《千里江山图》受质疑 故宫专家作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