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江发展,需破过江交通瓶颈
新华日报
2018年04月03日
新华日报
第7版:经济

我省几大过江通道流量早已超过设计能力 ——

跨江发展,需破过江交通瓶颈

新华调查

430多公里长江江苏段已建成跨江通道14座。然而,这些过江通道仍不能满足城际跨江交通快速增长的需求。

卡在江北咽喉要道的南京长江隧道收费站,3 月底被拆除。2016年元旦起,南京长江隧道免费通行,但是仍然矗立在路上的收费站限制了过往车辆速度。

“2010年5月长江隧道通车,在那之前,我主要走长江大桥往返江南与江北。”在南京江北居住十多年的市民陈海,最近看到长江隧道收费站被拆除,感叹“早该拆了”!

泰州大桥2012年底通车前,泰州市民过江需绕行江阴大桥或润扬大桥。通车后,长江北岸的泰州与江心的扬中、江南的镇江常州连成一体。从南京出发,从泰州大桥过江,则是去盐城、南通等沿海城市距离最短的一条路线。“泰州大桥大大方便百姓出行,也是江苏沿江开发战略的迫切需要。”省社科院泰州分院专家说。

随着过江通道陆续开通,江苏南北融合发展逐渐密切。“跨江通道,最直接的作用是降低物流成本、提升物流效率,沿江产业布局得以优化、产业融合发展得以推动。”省社科院副研究员黎峰认为,过去江南江北发展不平衡,通道对沿江北岸的产业布局发展带动明显。

省交通运输厅通过大数据分析,发布今年清明节出行提示:4月5日-7日,江苏全网高速公路日均出口流量预计将达292万-305万辆,南京长江二桥、江阴大桥、苏通大桥等过江通道,被列入特别拥堵路段。

截至目前,江苏已建成的14座跨江大桥、隧道中有9座在南京,南京以下长江两岸城市间的过江通道只有5个,即苏通大桥、江阴大桥、泰州大桥、润扬大桥和崇启大桥。统计数据表明,现有过江通道中,除崇启大桥外,过境交通占比均超过 50%。省交通运输厅工作人员表示,从过江交通情况来看,我省几大过江通道拥堵严重,早已超过设计能力。

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变,出行范围在扩大,更加渴望出行有质量。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服务江苏未来发展大局,还是呼应民众诉求,各界对加快建设跨江通道呼声很高。加密过江通道建设,已成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江苏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的重点环节,促进跨江融合发展的迫切需要。

过江通道建设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将全面开工南京和燕路过江通道,力争开工南京仙新路过江通道;加快推进常泰、龙潭、张靖、润扬第二通道等过江通道项目前期工作。

专家认为,江苏沿江两岸交通量构成情况显示,大量沿江两岸城市之间的交通联系越来越频繁,一段时间内,过江交通压力仍然较大。随着产业分工细化、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需要,必须提供更加高效、便捷、可靠的过江方式,才能适应时代发展新要求。

“过江通道密度,跟两岸经济联系程度成正比。”中设设计集团副总裁、综合规划院院长范东涛分析说,江苏长江岸线430公里,目前规划有44处过江通道,密度最高的区域是南京段。最近省里加快推进建设步伐,要求每年至少开工建设一座桥隧,加快长江两岸融合发展。2018-2020年,力争开工10座跨江通道,包括铁路、地铁、公路等跨江通道。

“一般桥隧建设工期是4年左右。相信再过一些年,在江苏过江会越来越方便。”范东涛说,至于建桥还是隧道,要考虑到日常运营、行车感觉、通航影响,进行方方面面比较。总体来说,在资源环境的约束下,隧道优势正在逐渐显现。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表示,随着长三角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对交通基础设施的要求越来越高,高质量发展、要素融合、板块协同,亟待交通先行,不久的将来要形成网络化交通格局,长江两岸的要素全面实现南北互通无缝对接,各城市才能更深层次参与区域产业分工乃至国际分工。 本报记者 梅剑飞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8-04-03 我省几大过江通道流量早已超过设计能力 —— 1 1 新华日报 c464168.html 1 跨江发展,需破过江交通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