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为本,把人才“吸”在农村
新华日报
2018年03月04日
新华日报
第5版:2018直通全国两会·聚集

代表委员共探乡村振兴现实路径 ——

产业为本,把人才“吸”在农村

议论风生

乡村振兴的现实路径到底是什么?发展乡村旅游、建农家乐就是乡村振兴了吗?乡村缺人才,心有余而力不足怎么办?党的十九大确立乡村振兴战略后,一系列的挑战和课题也随之而来。

参加全国两会的江苏代表和委员,不少是乡村振兴的见证者、实施者和推动者,乡村振兴自然也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话题。

产业为本,特色化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徐州市市长周铁根表示,“徐州是传统农业大市,耕地面积位列江苏省第二位、农业经济总量位列江苏省第一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徐州意义重大。去年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徐州贾汪区马庄村视察时,对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作出了重要指示,为徐州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更加具体化的根本遵循。”周铁根说,徐州将深入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和习总书记视察徐州重要指示,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努力走出一条新乡土时代的乡村善治之路。

全国人大代表、徐州市铜山区委书记王维峰深感乡村振兴的迫切性,他说,铜山虽然名义上是区,但绝大多数行政区划基层单位还是镇和行政村,全区约一半的居民依然生活在乡村,约五分之一的农村劳动力仍依赖于农业生产。“广大乡村存在社会事业发展滞后、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基本公共服务缺乏等一系列突出问题,还有2.8万农村人口处在省定贫困标准以下。这些欠账和短板倒逼我们必须下定决心实施乡村振兴。”

乡村善治,产业是根本。王维峰坦言,目前铜山区还有近四成乡村劳动力常年在外打工,必须加快发展主导产业和培育新兴产业,才能吸引更多农民工返乡创业,纾解空心村庄、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社会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江苏省泰兴市分公司城区分局局长、江平路支局支局长何健忠利用业余时间,对乡村振兴展开调研, “产业兴,也才能推动实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党建等全面振兴”。他建议,要利用各地不同的自然资源禀赋发展产业,以生态经济为主线,积极开展休闲度假、旅游观光、养生养老、创意农业、农耕体验、乡村手工艺等,积极打造“一村一品”,以产业带动就业创业,让更多的农民既不离乡、又不离土。

发展乡村产业,重在特色。全国政协委员、南京财经大学副校长程永波说,江苏有建设特色田园乡村的良好基础,最主要的是,江苏不同地区的乡土文化都有各自不同的一些特色,此外,一些乡村有自己的风俗、也有一些特色手工业者及特色建筑,这些都是可以差异化发展的发力点。在这一过程中,还须深入挖掘乡村的文化价值,融入生态文化、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等元素,形成特色品牌方可实现可持续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江苏省委会副主委、南京大学经济系主任、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德才说,乡村振兴的途径与方式需要关注。现在很多人只关注到了乡村旅游、乡村农家乐,或者种植经济作物,这其实是不全面的,乡村振兴的发展途径、方式应该是多元化的,一定要因地制宜,不能千篇一律。

“口袋”“脑袋”一起富

乡村善治,须促进农民共同富裕。在代表委员们看来,这种“富”,不仅是“口袋富”,还有“脑袋富”。

王维峰说,乡风文明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保障,所以铜山同时强化精神文明建设,繁荣兴盛农村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

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看来,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离不开经济发展,但同时更要村民精神富足。“目前,永联村村民年均收入超过4万元,可以说与城市居民收入已经相差不大。而这些成果,在于永联村把农村集体资源转化为集体资产,把集体资产转化为集体资本。全村村民共享股权,共享集体发展硕果。”吴惠芳还告诉记者,永联村长期把精神文明建设放在村发展的重要地位。“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如今,早晨散步,晚上广场舞,永联村村民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

留住乡土人才,培养新型农民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军曼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建湖县天和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鲁曼最关心的,就是在乡村振兴中如何留住和培育本土的乡土人才。

鲁曼是返乡大学生,她和丈夫共同创办的“军曼”公司位于建湖县高作镇陈甲村,是一家专业从事火鸡生态养殖、加工、生产、餐饮和销售的新型涉农龙头企业。鲁曼认为,让乡村振兴与城市发展同频共振,最关键的还是人才。什么样的人会成为“乡土人才”?“必须是懂农村、懂农业、爱农民的人。”鲁曼认为,吸引“乡土人才”,首先要“顶层设计”,在乡村振兴战略之外,还应有“乡村人才振兴战略”。比如盐城推出了“515”人才计划,已经率先实践,是否可以再细化,继续往乡村深处去,让人才留在农村,拥有稳定收入。

她说,乡土人才不仅仅限于“职业农民”,更需要专业人才回到农村,形成特色专业人才合作社,打造“美术村”“摄影村”“设计村”,形成特色产业集群。“更多的人在家门口就能就业,慢慢地,一个又一个村就能振兴起来。”

目前,鲁曼已和扬州大学达成共建乡土人才专业合作社的意向,并计划到2020年,公司销售目标破10亿元,带动万人创业就业,成为农民增收致富和创新创业的引路人。

杨德才表示,很多人将乡村振兴的希望寄于工商业资本和工商企业,虽然不排除工商资本在其中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仅靠它们是行不通的。“一定要培育懂得乡村、热爱乡村、植根乡村的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对乡村现有种养大户、经纪人、专业户培训,提升其市场、技术、管理知识水平,让他们首先成为新型职业农民;还可以通过农业职业技术院校、涉农高等院校定向将一些‘农二代’培育成新型职业农民,当然这需要相关的配套政策措施,比如给予‘农二代’学费减免、优先就业、解决社保等。”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付 奇 黄阳阳

罗 鹏 汪晓霞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8-03-04 代表委员共探乡村振兴现实路径 —— 1 1 新华日报 c450822.html 1 产业为本,把人才“吸”在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