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12月01日
新华日报
第21版:苏州观察

没有一城碧水,哪像江南古镇?

—— 来自吴江区震泽镇关于“掌上治水”的对话

震泽开启“掌上治水”新模式

震泽开启“掌上治水”新模式

【编者按】

11月22日,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河长联动管理平台”正式上线。这是震泽镇会同软件开发单位,用近半年时间研发、省内首创的“掌上治水”智慧平台。通过“今日震泽”手机公众平台,动动手指,河长就能实现巡河过程中的问题上报,并通过平台,进行一河一策、分门别类的解决;老百姓也能起到“民间河长”的作用,即时发送问题河道的图片,发挥了群众监督力量。震泽的这项创新,让“河长”责任明确化、工作显性化,为系统性解决河道污染大课题作了可贵的探索。

“震泽河长联动管理平台”的运行开启“掌上治水”新模式。平台创立的初衷是什么?有哪些独特的功能?通过和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党委书记陈琦、镇长顾全的对话,让我们明白了震泽“河长”们肩上的担当。


问:2016年起“河长制”就在全国推行,各地都在做,震泽怎么会想到创立一个“智慧化”平台来落实“河长制”,推动生态水系治理?

陈琦:震泽古镇依水而建,因水而兴,境内拥有着217条河流和25个大小湖泊。曾经的粗放式发展,让河湖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没有一城碧水,哪像江南古镇?保护江河湖泊,事关人民群众福祉。河长制明确了河湖的责任人,但水环境问题千头万绪,有的同志没有搞过水利工作,巡河怎么巡、什么颜色的水算是有问题,他们未必搞得清。河长要干好,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抓手,因此我们想到开发一个“智慧平台”。依托吴江区现有的社会综合治理联动指挥中心,接入水环境板块,河长上报的问题通过工单流转解决,从而实现巡河的流程规范化、问题的处理工单化、河长的工作可追溯、资料的积累数字化。

问:为了让这个抓手有力、有效,“河长联动管理平台”的内部架构是怎样设计的?

顾全:平台分为手机端平台、后台处理模块和数据分析平台三个板块。手机端平台基于微信打造,不需要下载App,也不用专门的设备,只要关注“今日震泽”微信公众号,就可以进入我们的手机端平台;后台系统的主要功能是接收河长和公众推送的各类信息,异常信息将以工单的形式转入社会综合治理联动指挥中心进行分发和处置,实现迅速反应和解决;数据分析平台的主要功能是对河长巡河过程中收集到的信息进行集中的展示,在该平台上,我们可以查看每一条河流的基本情况,河流存在的问题以及问题的处置情况,也可以查看河长巡河的时间、距离、运动轨迹,甚至沿途在哪里停顿也看得清清楚楚。

问:河长与公众如何使用“河长联动管理平台”?

陈琦:平台的手机端是为河长和公众设计的,相当于为河长与公众建立起了反映问题的“直通车”。平台提供两个入口,一是“公众入口”,震泽区域内有多少河湖?河道长度多少?河长是谁?通过该入口,区域内242个河湖的基本情况一目了然;此外,公众还可以“随手拍”,直接向后台发送自己看到的水环境问题。另一个是“河长入口”,下设异常上报、亮点推送、工作照片、收集资料、巡查记录、信息提醒和基本信息七个板块,通过这个入口,河长不仅可以手机实时记录问题,还可以收集河道水文、历史等方方面面的资料来充实数据库,担当起河道信息的“普查员”和河道治理效果的“观察员”。

问:“认河、巡河、治河、护河”是河长的主要职责,“河长联动管理平台”能为河长履职提供怎样的帮助?

顾全:怎么认河?我们每个河长都有一个账号,登录进去就能查看所管辖河道的基础信息、上报问题的处置情况等,比如我登录进去,跳出来的就是戴公桥河、快鸭港、石墩浜这些我负责的河湖情况,责任非常明确。

怎么巡河?河长是唯一在现场的人,不管是工业、农业还是生活问题,系统都要求并河长现场就给出一个初步的判断。比如畜禽养殖污染的处置办法,我们设置了接污水处理厂、片区内建小型处理设施、就地生态修复等选项;解决问题的时间,我们设置了半个月、一个月等不同选项。河长巡河时要心中有数,当场研判,方便后面的同志督查、解决问题。

怎么治河?平台上有颜色显示,红点表示发现问题的地点,进入处理流程之后正在处理中的,显示为黄色;处理并解决问题,显示绿色。河长还要判断问题的紧急程度。比如看到河道排污,但是水量不大,河长可以选择一颗星,正常流转到社会综合治理联动指挥中心;如果发现污水哗啦啦不停往外淌,事情有点小严重,选择两颗星,不仅流转到联动指挥中心,还会推送给关联的村社区书记;如果周边居民反映污水已经排了几天几夜没停,河长判断这是重大排污事件,给出三颗星,问题会通过系统直接抄送给镇上分管领导。

怎么护河?除了发现问题,长入口还有“亮点推送”“收集资料”等附加功能。比如河长巡河的时候发现河上有一座古桥,可以拍照记录,发现这条河排污规范、河水清澈也可以拍照记录,这些可圈可点的地方作为资料保存留档,能够增加全社会对水生态文明的信心。

问:河长和公众通过平台反映的问题,通常多久能够解决?

顾全:问题的类型、性质不同,解决的时间也会不同。我今天上午九点钟巡戴公桥河时发现河面有漂浮物,系统派单给城管局,城管局立即联系了承包的保洁公司,下午3点钟我再去看的时候水面已经干干净净了。类似漂浮物处置这种简单的问题,基本一天就能解决,如果是涉及到生活污水、工业污水排口的接管,则要看污水处理厂与现有管网的距离,距离近,处置时间就短,距离几公里的话,处置时间有可能将近半年。但只要平台收单,问题在平台上就会变成红色,等待处理的问题则是黄色,哪些解决了哪些没解决一目了然,工单的受理、流转、处置、反馈是一个闭环系统,全面留痕,便于监督和追踪。

问:河长是一项专业性较强的工作,我们在设计平台时怎么想到为公众开放入口?公众参与的积极性如何调动?

陈琦:震泽镇三套班子成员、村、社区书记、基层网格员等组成的治水队伍总共有100多人,但“今日震泽”微信公众平台有七万多粉丝,治水队伍的人力有限,群众参与的力量却是无限的,开放的平台能够激发群众治水的热情,人人都是“民间河长”也为保护河道营造了良好社会氛围。为调动公众参与的积极性,我们正在考虑对参与治水的公众进行奖励,比如结合社区活动,在年底评比义务治水标兵,既对热心公众进行了表彰,也能在老百姓当中树起榜样,号召大家共同努力,让河畅、水清、岸绿的美好图景变成现实。

问:“河长联动管理平台”还单独设立了数据分析平台这一板块,有何作用?

顾全:数据分析平台建立在手机端和后台处理模块的基础之上,集聚了河长、公众上报的所有信息。前面两个板块解决的是“点”上的问题,即河长、公众上报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一人一河”来处理。数据分析平台则是从“面”上将水环境问题归类处理,便于统筹解决。比如我们要集中解决工业问题,震泽200多条河,以前翻资料就要翻十来天,每个人抱着一沓纸来开会,现在只要在系统输入工业污染问题,点击搜索,所有问题连带照片都会跳出来,这些问题我们从头到尾梳理一遍,就能“一揽子”解决掉,还能从中发现工业污染问题的一些共性。我们的系统目前刚开始使用,用的时间越久,积累的数据越多,系统就会越“聪明”,甚至能像专家一样为水环境治理提意见,实现“治未病”。

问:“河长联动管理平台”已于11月22日正式上线,平台现在运行的情况如何?

陈琦:平台在上线之前,我们已经试运行了一周。我11月9日去巡河,反映了河道漂浮物问题,前方数据打进去、照片拍进去,一小时后回到社会综合治理联动指挥中心看,照片能否展示?问题有没有流转?综合执法局有没有安排处置?经过测试,这个系统是完全畅通的。试运行期间,部分工作人员和我们全部班子领导也都试验过,系统运行已经非常成熟,我们才于11月22日正式上线。目前每天通过系统上报的问题都很多,也解决了一批处置相对容易的问题,再过一段时间,就能解决一批诸如封堵排污口、管线接污水处理厂等中等处理难度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一个个击破,我们河道的问题应该会日趋减少。

问:以“河长联动管理平台”为抓手,河长与公众广泛参与,震泽的水环境将获得怎样的改善?

陈琦:保护江河湖泊,一分在部署,九分在落实。河长平时也有工作,精力有限,能拿出多少时间来规划辖下的河流湖泊?这些在以前都是未知数。“河长联动管理平台”能够记录每个人的巡河轨迹,从而实现责任到人的考核方式。在震泽,从区域到流域、从大江到小河,一张张责任网逐步覆盖,不仅让河流有人管,还能倒逼河长去管好。当然河湖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震泽会以河长制促进“河长治”,久久为功,努力再现流水潺潺、碧波盈盈的江南水乡古镇。

本报通讯员 王锦源

本报记者 庾康 鹿琳 李仲勋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12-01 —— 来自吴江区震泽镇关于“掌上治水”的对话 1 1 新华日报 c412153.html 1 没有一城碧水,哪像江南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