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10月13日
新华日报
第18版:人文周刊·新潮

小缴的月亮

何 申

每逢中秋面对一轮圆月,不由地吟起苏轼的《水调歌头》,结尾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我心中的最大企盼。有了微信,给家人,给朋友,都选一轮圆月图,写上这句词,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苏轼写这首词时人在密州,即山东诸城。词前小序写得清楚:“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他弟弟苏辙字子由,苏轼想念多年未见的弟弟,希望即便相隔千里,也能同享这美好的月光。在这里,离别是前提,对远方家人的思念与祝愿,是诗的真意。

我是少小离家,或许因为离别太久了,已把他乡作故乡,中秋的思念不像当年那样急迫。身边有从乡下进城打工的年轻人,每日见他们或嘻哈或玩手机,也曾认定岁月更新人间繁华,思家之情恐已变成乐不思蜀。但,有一件事让我重新审视了我的推断。

每日来小区送快递的小伙姓缴,很少见的姓,我因此记住了他。小缴很勤快,特别有礼貌,每次敲开门,都笑呵呵地先说“您好”,不像有的快递员恨不得扔下东西就走。有一次停电,小缴竟然爬了二十层楼。小缴的收入很好计算,货品不分大小,每件一元。小缴风雨无阻,每月能送三四千件。我俩一起坐电梯,我问他想家不,他说不想。我问他有对象吗,他说有,是老乡,在饭店打工。小伙子脸上满是幸福。一来二去,我和小缴成了见面必聊几句的朋友。

去年中秋,我又见到小缴,出乎意料,他竟没和我打招呼。那天晚上,我下楼观月,顺便走走,天气虽已转凉,街边排档依然红火。忽见小缴一个人对着圆月发呆,身边桌上放着几只空啤酒瓶。我悄悄过去坐到他对面,身下塑料椅子尚有余温。我心头一动,问,想家了吧?小缴见是我,叹口气说,是想家了。我说那就回去看看,别太累了。小缴不说话,月光下,脸上有点点晶亮,他流泪了。

小缴告诉我,本来计划中秋节带对象回家订婚,没想到夏天发水,家里的房子坍了。为了盖房,他把攒了几年的钱全都寄回去了,就为这事,女友跟他生气,刚才两人吵了一架,女友气呼呼地走了。我劝了一阵,小缴心情平和了,说,父母在家里过得好,我就不想家;他们有了难处,我就想家了。

望着圆月,我忽然意识到“千里共婵娟”更深一层的意思:希望你们过得好,我们无忧无虑地一起享受这良辰美景。

我很想帮小缴一把,但有些犹豫,犹豫之间,就不见小缴来送货了。或许他回了老家,或许他换了工作?

转眼一年过去。今年中秋节前几日,还是晚上,还在那个排档,我竟然又见到小缴,和一个女子。小缴热情地招呼我,介绍说这是他妻子,又小声说就是原来的女友。我放松了,笑问,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小缴说才从家里办了喜事回来。我问,家里新房盖上了吗?小缴说在建设美丽乡村,再加上危房改造,家里没花多少钱,就盖了一处比老房子不知好多少倍的新房,父母还乘机开了农家乐。

我问,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小缴说:去年改行当厨子,没挣到啥钱,但是学到了手艺。这次来城里是收拾东西,回老家和父母一道办农家乐。去年我俩在这里吵翻了,今年还来这里坐一坐,算是告别,没想到又遇见您。今年八月十五,我们就在老家和父母一起赏月了。

小缴妻子说:我们乡下四下里敞亮,月亮看着比城里的大,还亮。

小缴说:都一样。

我说:不一样。今年的月亮,在咱们眼里心里,一定更大更亮。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10-13 何 申 1 1 新华日报 c387485.html 1 小缴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