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09月26日
新华日报
第13版:社会

爱换不爱修,维修工成了换件工

被换掉废弃的电动机,其实七八成都能修好

新华调查

9月14日,泰州市海陵区莲花小区的朱新华说起当天去售后服务点咨询的事,很有些无奈。原来,家里前年买的微波炉最近坏了,送到维修师傅那一检查,说是要换磁控管,得花100多元,而且暂时还没配件,要不就买台新微波炉算了。回家路上遇到收废旧电器的一问,旧微波炉回收的话也就10块钱,还不上门。

朱新华在小区门口和几位老邻居一聊,几乎每个家庭都遇到过“小家电管换不管修、维修不如买”的情况。放在过去,家用电器坏了,修个配件,也就十几、几十元的事。可如今,家用电器一坏,找到维修工,二话不说就是换配件,有时候没有大几百元下不来。管换不管修,“维修工”为何如今都成了“换件工”?

志愿服务大集,维修工受热捧

8月28日下午,泰州人民公园北大门,泰州市23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举办志愿服务大集,上百名志愿者为市民提供志愿服务。泰州市国土局服务台前,电动车维修工杨欣荣忙得分不开身,不时有市民将需要维修的电动车送来,还有很多市民前来咨询电水壶、洗衣机、电视机、电脑等的维修。

“找专业的小家电维修点真的很难,特别是过了保修期,一些大品牌售后服务点的收费也比较高。”30多岁的薛尉说,他的相机年初坏了,满城找不到个维修地方,最后还是送到扬州去维修的。

60多岁的郁震龙,是微澜科技服务中心的志愿者。他告诉记者,电饭煲、电水壶等坏了,有时只要换一根保险丝,一两元钱就能解决问题。而像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有些零件坏了,修一下也就几元、几十元钱。但维修人员往往不愿意修理,而是劝说整体更换零件。这种不管维修只管换、不换局部换整体的做法,在行业内几乎成了惯例。

爱换不爱修,资源太浪费

丁一杰是泰州一家医疗单位设备科负责人,平时喜欢“捣弄”机械、电子设备,经常能使单位的机器“起死回生”。

“轴承有响声,换轴承;晶体管不通电了,换电路板。许多被换下的零部件修修补补还能继续发挥作用,却在不解体、不修理的情况下被当做垃圾进了废品站,白白浪费了。”他无奈地说,维修工的职能就是对设备进行日常维护和修复零部件,可如今都爱换不爱修,什么东西坏了都是一换了之。

“被换掉的电动机,七八成以上是可以修好的。”泰州供电公司运维检修部卢红军说。电动机最多的故障就是碳刷被磨短,只要换上新碳刷都是能修好的,只需几十元钱。如今,不会使用万能表、电烙铁,看不懂电路图的维修工逐渐增多;只会用螺丝刀、扳手拧紧螺丝钉的“换件工”比比皆是,不会修、不愿修、不敢修的,都一换了之。

“小家电修起来花费的人工有时并不比大家电少,而且小家电的配件也不便宜,有时市民觉得算下来不如买个新的。”杨欣荣在泰州从事电动车、摩托车维修已有近20年,他告诉记者,他的朋友中有不少过去是专业小家电维修的,现在大多“转型”做品牌家电的售后服务。小魏电动车维修点的魏维松也说,房租、用工成本等是小家电维修点日渐减少的主要原因。维修工一天工资三四百元,而修一次就得两三个小时。时间一长,“维修工”变为“换件工”便习以为常。

事实上,有些被换下来的配件,有专人收购、翻新后冒充新配件,还能给一些不良修理工换件时带来更大利润。郁震龙认为,这是利益驱动,一换了之,以次充好,既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也使一些维修从业人员失去了行业节操。

维修业需要“互联网+”共享思维

爱换不爱修,有药可医吗?江苏恒力制动器制造公司“首席高级技师”黄俊说,社会必须重视维修人才的培养和使用。他们公司对技能人才很重视,像“首席高级技师”可享受中层干部待遇。一台数控设备出现故障,找生产厂家来维修,既路远不方便,报价又要好几万,最后他们自己动手,只花了1万元。

曾任泰州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处长的何尔龙告诉记者,该市近年来组织过多次维修电工等技能大赛和培训,并在部分企业成立技能大师工作室,以期引起大家对维修技能的重视。泰州市文明办志愿者处处长左雪松告诉记者,该市构建了一支有维修专业特长的志愿者参加的网络团队,专门负责除志愿者集市活动日之外的家电维修服务,推动了志愿服务和市民需求的无缝对接。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电子电器维修行业协会针对小家电维修难,在社区里开设综合性小家电维修中心。不少家电企业也推出了O2O服务平台。“人工视频”服务也应运而生,消费者可以把家电问题最直观地向客服工程师展示;在工程师的实时指导下,消费者自己动手,调整相关设置便可解决故障。 本报记者 赵晓勇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09-26 被换掉废弃的电动机,其实七八成都能修好 1 1 新华日报 c381778.html 1 爱换不爱修,维修工成了换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