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04月14日
新华日报
第13版:文体

基层文化“供给侧”崛起新动力

“南书房”等一批民间阅读组织加盟“政府采购”

不久前,江苏省公务员申论考试中,一则材料题以南京著名民间阅读机构“二楼南书房”为例,要求考生们探讨基层文化的供给侧改革创新。在第22个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记者走访部分民间阅读机构后发现,如“二楼南书房”、“南京电影沙龙”这样的民间阅读团体,如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政府基层文化服务的采购目录中,其背后不仅是政府对基层文化服务方式的转变和思路上的迭代升级,更有着对如何解决文化到达“最后一公里”的深入考量。

民间阅读组织开始走进社区

南京南瑞路上的中央门街道便民综合服务中心日前改造完工,沿街一侧新开辟的“读立空间”让人眼前一亮。充满工业设计感的空间里,摆放着木桌、沙发,周围书架上是《王世襄集》《巴尔扎克传》之类的“高大上”人文社科图书……家住附近青云小区的刘洪涛女士最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她觉得自己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与传统的街道便民服务中心的样子相去甚远,倒更像现在流行的书吧。”她这样评价道。

负责运营“读立空间”的是南京知名民间阅读组织“二楼南书房”。创办人陈烨告诉记者,当初街道找到他们谈合作,就是希望他们为街道辖区居民提供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和更多的互动功能,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现在的“读立空间”。

街道书记翁晓泳对记者的解释是,便民服务中心附近常住人口20余万,步行范围内有南京邮电大学、南京工业大学等多所高校,各级科技创业园区10个,还有多家大中型企事业单位,文化需求旺盛。因此去年便民中心改造时,更强化了贴近居民需求的阅读板块的打造。

其实这已经不是“南书房”第一次进入全民阅读服务的“供给侧”了。陈烨说,2015年,南京市鼓楼区江东街道就主动找过他们一起探索社区阅读空间的构建,随后,以“让理想落地,让生活有趣”名义众筹而来的“江东书房”正式亮相。2016年,江宁区图书馆与南书房合作的藏书2万册的精品阅读空间亮相江宁市民中心,成为江宁市民文化活动的新场所。

近年来,类似“二楼南书房”这样的民间阅读组织越来越多地进入到政府公共文化服务的视野中来,他们凭借着新颖的创意内容、灵活的组织和贴近时代的理念,逐渐成为政府全民阅读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力量。

从配餐到点菜,政府认知升级

社会力量的加入扩大了政府全民阅读文化服务的选项,其背后是相关职能部门对基层文化需求认知的升级迭代。

作为“购买方”,翁晓泳认为,以往政府公共文化服务是“配餐”式的,然而随着文化消费可选择形式的增加,老百姓更青睐“点菜式”服务。

陈烨介绍,早在“江东书房”筹建时,街道就明确提出要在文化体验、空间体验、服务体验、活动体验四个方面做出提升和调整,重新定义社区全民阅读。陈烨说,这可以看作新时期全民阅读需求的“点菜”标准。

与“二楼南书房”深耕阅读领域不同,“南京电影沙龙”微信群进入南京市全民阅读办公室的视野则缘于其新鲜的创意,将电影欣赏与经典阅读相融合。

创办人徐聪是个电影迷,自2015年开始利用周末时间与电影同好进行切磋,群里的人越来越多,还吸引了不少影视专业的大学老师,在南京小有名气。为了让电影沙龙更有底蕴,徐聪开始了将电影欣赏与名著阅读相结合的尝试,没想到此举正好与南京全民阅读办公室2017年推出的品牌阅读活动“世界名著与电影”的主旨相契合。很快,这项工作就交由徐聪和她的电影沙龙承办了。

“一月推荐一本书、一部电影。”徐聪说,“3月推荐的是《简爱》。”在线上她邀请名家进行原著导读并分享名著背后的故事,而线下的观影也在上周四刚刚结束,所有内容都通过“书香南京”的微信公号进行推广。

而将“阅读与经典”项目交给徐聪的南京市全民阅读办公室吴卫处长认为,新媒体时代的全民阅读理念是不断升级、迭代的。徐聪的电影沙龙为青年的经典阅读提供了一种他们乐于接受的形式,尤其是每次活动后群内积极的互动与讨论,这种反馈是全民阅读工作走向深入的表现。

政府主动关注,频频向民间阅读组织伸出橄榄枝,民间阅读组织对这种改变也感同身受。陈烨觉得,这几年与政府打交道,明显感受到政府干部对基层文化服务的创新意识不断增强,对老百姓的文化需求升级有着清醒的认识。江宁图书馆陈英馆长表示,邀请“二楼南书房”参与打造精品阅读空间,是江宁创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一项创新举措,目的就是希望探索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服务建设的新思路,同时也是为了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效能。

“文化到达”需畅通“最后一公里”

翁晓泳书记坦言,老百姓乐意“点菜”说明以往的“配餐”营养不足,群众文化消费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比如有些图书馆藏书品种单调、内容陈旧过时,如此浮于表面的基层文化供给,让百姓的文化“到达感”自然大打折扣。

相比,翁书记非常赞赏二楼南书房,“他们对书的选择是从读者角度出发,从人的兴趣出发,并且通过建立专家库为读者提供了一个专业荐书人群体,等于是老百姓想看什么,我都能给你提供最专业的推荐,而且通过读书会引导大众阅读、提升阅读品位。这正是我们一直希望做到,但在以前做不到的。”

陈烨告诉记者,“南书房”有着一套极为苛刻的选书门槛:都是由大学各专业老师把关,而且至少是“豆瓣”7分、亚马逊“3星级”图书才会进入我们视线,有些流行读物即使评分比较高,也会因为价值取向问题而被放弃。陈烨说,作为阅读组织,“南书房”每年主动组织的各种读书会、学术讲座、沙龙超过12场,其中不乏学界大腕与知名学者,远超街道预期。

“要让文化‘到达’老百姓,就要保证’‘最后一公里’畅通。”翁晓泳深有感触:让政府承担阅读空间的运作不是不可以,但不是最佳选择。以服务功能来说,如果政府雇佣工作人员,不仅财政上要多花一笔钱,而且晚上6点就要下班,而服务的主体人群却都是晚上6点下班后才有时间来,那谈何服务呢?交给民间阅读组织来做,以提供场地、项目等方式提供服务,并通过协议对阅读品质和效果做出要求,这样可以更好地解决“文化到达”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民间力量的加入,激活优化了基层文化的供给结构,而开启这一“密钥”的,无疑是政府对新时期老百姓个性化文化需求的理解与尊重,这也正是一切基层文化供给侧改革的逻辑起点。 本报记者 徐 宁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04-14 “南书房”等一批民间阅读组织加盟“政府采购” 1 1 新华日报 c308254.html 1 基层文化“供给侧”崛起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