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02月28日
新华日报
第15版:新潮

舌尖上的车间

营口 肖士庆

有一阵,我们厂的锻造车间得了个外号“二食堂”。厂里有个职工食堂,负责供应职工一日三餐,还为早班和晚班带饭的工人蒸饭盒。那时人们都节俭,虽然有职工食堂,很多人还是习惯从家里带饭盒,省下一顿饭钱。饭盒里多带的是生米,到车间接班时,将米淘了,盛上水,放进铁饭笼子,食堂的人推车过来,将铁笼子取走,集中到食堂的大蒸箱里,开饭时挨个车间送过来。

有一回正值月末,锻造车间的主任老鲁上班后,忙着给各个班组布置生产任务,快到晌午,才想起忘了淘米、送饭盒。鲁主任捧着半饭盒生米,踯躅在车间过道正没辙呢,忽然脚尖被什么东西灼烤得生疼,低头一看,离脚尖不远躺着一块正在冷却的暗红色锻件。老鲁灵机一动,跑到水槽子那儿把米淘了,盛上半盒子水,把饭盒撂在仍然炙热的锻件上,然后回到车间办公室,该干啥干啥。

到了中午,老鲁缓步来到那块锻件跟前,先用手试了试,锻件还温乎着,掀开饭盒盖,一股米饭香气扑面而来。这顿饭,鲁主任吃得格外香甜。食堂蒸箱蒸熟的米饭和大锅焖的米饭不是一个味儿,前者水了吧唧,后者带有饭嘎巴的焦香气息,老鲁用锻件余热做成的干饭,与大锅焖出的干饭一般无二的喷香。

自此,鲁主任便有意无意地天天“忘记”上班后淘米、送饭盒,到了晌午头,就找一块出炉的锻件“应急”。“领导带了头,群众争上游”。锻造车间不少工人纷纷效仿,都不往食堂的铁笼子里送饭盒了,晌午时,二三十个饭盒齐刷刷坐在出炉的锻件上,咕嘟嘟地冒着热气。大米、小米、高粱米、苞米碴子……满车间蒸腾着大锅焖饭的焦香味儿,外车间的人路过,没一个不眼馋的。

没过多久,锻造车间举一反三,把烧菜问题也一并解决了。讲究点儿的,从家里带一菜盒切好的酸菜丝和碎粉条,舀上一小勺荤油,调好盐酱,条件再好点的,切上两片五花三层的猪肉片,焖饭时顺手将菜盒往饭盒旁边一放,一圈扑克下来,米饭熟了,一盒子酸菜炖粉条子也热腾腾地等着你了。

在酸菜粉的启发下,雪里蕻炖豆腐、地三鲜、土豆熬白菜、虾皮海带汤等等等等,陆续在锻造车间问世。这类老百姓的家常菜,工人们平时也从家里带,但毕竟不如现场做的味道美、火候好。而且,从家里带菜,汤汤水水的容易洒,带半成品来车间加工,既干净又省事。不过,天天吃炖菜也不是个事儿,隔三差五还得调剂一下口味。于是,锻造车间的菜系里增加了一道烧烤——烤小咸鱼。将秋天晾干的小海鱼拣几条扔饭盒里,焖饭时把小干鱼在饭盒边一字排开,这边咕嘟米饭,那边翻捡着小鱼,米饭嘎巴锅了,小鱼也烤冒油了。把烤好的小鱼往饭盒盖里一划拉,到水槽子那儿将米饭过凉水,过水饭就小咸鱼,一顿好饭!

有一利必有一弊。烧烤普及后,锻造车间引发了下一道工序——机加车间的不满。从锻造车间转场过来的毛坯件曲轴、钢套什么的,表面普遍油渍麻花,上车床拉荒,吃上刀以后,冒出的油烟不是甘油味儿,而是咸鱼味儿,车工们骂开了:锻造这帮吃货晌午又烤鱼了,锻造车间干脆叫“二食堂”得了。

兄弟车间的意见引起了鲁主任的警觉。老鲁召开车间职工大会,宣布:车间就是车间,不是食堂,大伙焖点饭、热热菜还说得过去,烤咸鱼就有些过了啊,今后不许再烤了!

于是“二食堂”不烤小咸鱼了,开始烤馒头、窝头、苞米、地瓜干、土豆片……还有烤猪皮的。

烤猪皮是加热炉大炉工老邢头发明的。老邢头以前也是锻工,操作中不慎被空气锤削掉了三根手指头,车间照顾他,让他看加热炉,一个轻巧活。老邢头少了三个指头,工作和生活就格外小心谨慎。别人数着十根指头过日子,他数七根。家里过年过节剔下来的猪肉皮舍不得扔,攒在一起晒干了,带到班上,求钳工师傅做个五星型的钢凿子,将肉皮凿成一颗颗小五星,利用热锻件的余温烤熟,收起来备用。每逢炖菜,将几颗“小五星”下到汤里,煮到蓬松时开吃,那可真是色香味俱全。汤中的“小五星”鼓涨涨、圆溜溜,恰似漫天星斗,嚼起来有如海参……老邢头“一菜成名”,“一食堂”,就是职工食堂,竟然将“人造海参”写入菜谱,成为我们厂会餐、招待客人的招牌菜。“一食堂”的厨师毕竟正宗,他们给“人造海参”加了一道油炸工序,再下到火锅里涮着吃,效果更胜海参——海参不能油炸,一炸就没了,而“人造海参”炸了更好吃。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们厂的书记听说老邢的“事迹”后,决定将他退回空气锤班,继续打铁。

第二天,老邢就在空气锤跟前干活了。这天,职工们谁也没在车间做饭,到了晌午,都自觉夹着饭盒,随着鲁主任去“一食堂”排队打饭。“二食堂”寿终正寝。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02-28 营口 肖士庆 1 1 新华日报 c287538.html 1 舌尖上的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