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7年01月15日
新华日报
第3版:综合

“血荒”又来了,难题如何解?

唯有大力开源和制度创新方能破解

新华调查

“南京市脑科医院接诊一B型急诊病人,做手术急需1500毫升血液。请符合献血条件的爱心人士快快行动起来,前往南京新街口新百和中央商场门口、夫子庙状元楼门口等处献血。” 这是6日凌晨一位网名叫“美丽故事”的网友发的一条紧急帖子。帖子迅速在网络、微信朋友圈转发,最终有11位爱心人士前来献血,患者成功手术,化险为夷。

在刚过去的一年,上述的紧急情况几次上演。近期,随着气温逐渐降低及春节临近,南京街头流动采血量日益减少,南京各大医院又迎来一年中最艰难的时刻——季节性缺血。

“目前库存为6200个单位,再加上仍在动员南京市属19家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献血,如果不发生严重事故或极端天气灾害的话,估计能支持到春节期间。春节后就难说了。”据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办公室赵主任说。

在南京每天最少要300人以上献血,才能保证临床用血需求,目前每天只能采到200人左右。“南京临床用血量每年以10%速度上升,可南京的献血源虽然年年有增长,但还是跟不上临床用血的速度。”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副主任戴宇东说,近几年,南京各大医院纷纷在扩建,除了南京本地病人外,苏北、安徽等地的病人也纷纷到南京来治病,这无疑增大供血负担,缺血将是个长期话题。

2003年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提供1400万毫升血源就能满足所有医院需要,但2005年就达到了近1600万毫升,2016年全年献血量为2500万毫升,比2015年献血人次增长3.28%,献血量增长3.74%,但同期的手术量却增长10%以上。

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办公室王晖说,最近血液中心正在加大在卫生系统挖潜的力度,加强在机关和医疗机构的宣传力度,尽可能多地动员献血源。

“目前血源的最大问题是‘靠天吃饭’,采血机制又比较脆弱。” 戴宇东说,血液是唯一不能够制造只有靠人体生产的救命“药品”。世界各国科研界虽然加大了对替代血的研究,比如用人造红细胞代替血液、用动物血代替人血等,也取得一些进展,但距临床运用还很远。

按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一个国家的人口献血率只有达到10‰-30‰的水平,才能基本满足临床用血需求。目前,全球有70多个国家献血率低于此标准,中国是其中之一。中国大陆人口献血率仅9‰,远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也低于中等收入国家的10.1‰。

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说,解决“血荒”问题的关键在开源,即加大宣传,让更多人加入献血“大军”,目前我国还有潜力可挖。

“解决‘血荒’也需要一些创新性思维。”胡晓翔还认为,“血荒”主要集中在大城市的大医院,一般三四线城市这个问题不突出,因此能否通过立法的方法,可以让南京、苏州这些大医院比较集中、用血量比较大的城市可以向三四线城市调配血液。此外,他认为目前动员无偿献血主要在城市开展,今后可以向农村地区延伸,农村居民的观念也在改变,这块潜力不应当忽视。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鼓励更多的人加入爱心献血队伍,后续保障工作也要做好,解除献血者的后顾之忧。比如,按规定一旦献血量超过800毫升的,可以终身免费用血;献血者的亲属,一旦生了病可以优先保证用血等,这些都要兑现,否则会影响献血者的积极性。另外,异地献血后,异地用血的手续审批流程应简化。

本报记者 仲崇山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7-01-15 唯有大力开源和制度创新方能破解 1 1 新华日报 c269548.html 1 “血荒”又来了,难题如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