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6年10月16日
新华日报
第2版:要闻

长征中常通宵收发电报、曾任南京邮电学院院长的秦华礼 ——

“走完长征, 靠理想信念支撑”

(相关视频 请扫描二维码)

图为秦华礼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 乐 涛摄

【人物档案】

秦华礼,1913年生,四川省通江县人。1932年参加工农红军,长征中进入通信学校。1958年起,先后任南京邮电学院院长、党委书记。1983年离职休养。

秦老今年已是103岁高龄,但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自称“00后”,“还是年轻人”。回忆起长征往事,他语气平和又豪情满怀。

爬雪山:穿单衣、打赤脚

秦老说,长征时除了打仗,还有三大困难:第一个是自然条件特别恶劣,第二个是粮食问题,第三个是交通困难。

草地里气候变化无常。中午的时候很热,但是突然就可能有狂风暴雨还夹杂着冰雹,鸽子蛋那么大,铺天盖地下下来,把战士们的头都打破了。晚上在大草原休整时,因为有很多水地,战士们只能栖息在有小坡的地方。开始长征时,战士们带了棉衣,后来为了减负把棉絮抽了。战士们穿着单衣,过草地、爬雪山很多人都被冻伤了。不光气候恶劣,在过草地时,一不小心还会陷入泥沼,许多去救援的也陷入困境,牺牲了不少战士。

“长征时我们总共翻过18座雪山,其中有15座是常年积雪、人迹罕至的,海拔最高的有5000多米。记得有一次连续走了5天,没有见到一户人家。有座雪山从头天下午一直走到第二天黄昏才下去。”老人说,一天一夜走在雪地里,也没有路,雪一脚踩下去有膝盖深,只能跟着向导穿的皮靴踩出的脚印走,夜晚一旦走错就会陷在积雪里拔不出来。冻死、饿死的战友非常多。

过草地时,饥饿也是最大的考验。先是吃野菜、糠、树叶,后来连青草、青苔都吃,吃得上吐下泻。最后一次过草地的时候,能吃的野菜都没了,只好吃皮带、枪的背带、皮包、皮箱。“皮带直接煮是煮不烂的,要先放在火上烤烤,烤糊了,刮成金黄色,闻起来香香的,然后切成一块一块放在缸子里慢慢炖,边喝汤边吃。切小一点能咽下去,大了咽不下去。”

当时红军基本没有交通工具,主要靠两条腿走。开始时同志们每天自己编两双草鞋,后来没有草了,只好打赤脚。秦华礼回忆:“那个冰雹掉到地上,一个多小时才化掉,踩上去感觉骨头都是凉的。”

走过的24条河流大部分没有桥,也找不到船。遇上大渡河、金沙江、乌江等大河,船大部分被国民党烧了,剩下的也被拉走,要渡河只能靠自己,或者找老百姓帮忙做竹筏。一些桥梁上木板被烧掉,只留下了铁链,就像泸定桥那样,过桥只能攀着铁链,危险性大大增加。还有用牛皮船的,但是牛皮船不好掌握方向,完全依靠水流,很长时间都不能到达对岸,非常浪费时间。

长征中的通信学校:边走边打边学习

因为秦华礼读过两年书,且政治上可靠,组织上派他到通信学校学习。这个学校没有固定场所、没有学习用品和教材,是个“三无学校”。差不多一年时间,学员绝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草地里、在树林子里面边行军边学习。

“我是山村里出来的‘土包子’,没见过铅笔,更没听说过英语。记得第一节课,老师教我们削铅笔,不许削笔芯,只削木头,写出来很粗,转一下再写。一年学习只发了一支笔。我们把竹子削成铅笔的样子练习,正式考试的时候才用铅笔。学英语,我发明了一个方法,行军休息时,两人编一组,写两个汉字,插在前面人的背包上,我说汉语,你答英语,互相提问、背诵,很快就背熟了。”秦华礼回忆起当时的学习条件让现代人不敢想象。

学习收报发报也抓得很紧。长途行军时,老师把中午休息的一个小时用来上课。“我们只能凭耳朵听,拼命记在心里,因为文化程度低,都不会记笔记。我们还学习装机器。练习装配机器的零件都是缴获敌人的收音机后拆下来的,平时都交给学员自己保管。我们把这些零件当成宝贝一样,小心收藏,还要重装波段信号,防止被破译。”秦老说,遇到敌人还得打仗,可以说是边打边学习,到地方宿营,老师再考试。

训练用的电池是前方电话队用完后送到后方来的废品,他们把废电池的锌皮捅上几个洞,放在粗毛竹做成的竹筒里,用盐水泡起来,没电的电池就有了电,而且还可以用很长时间,大家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麻子牌”电池。就靠这样简陋的条件和近乎原始的方法,学员们全都学会了装收发报机。

当时,这种学习是政治任务。部队冲锋打仗如果没有通信,就好比瞎子聋子。长征途中,部队之间联系特别困难,有时候靠传统的办法,比如晚上山头生火,一堆火代表一种意思、两堆火代表另一种意思。但有无线电就“鸟枪换炮”了。

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信“困难是暂时的,胜利是属于人民的”

“长征这么艰苦,但我们那时一点也不觉得苦,甚至感觉很快乐。”他说,官兵之间关系很好。老兵至少一个人两双草鞋,新兵没有,老兵会主动把草鞋给他们穿。不管是团长师长,说话很随便。一有空就搞体育活动。只要不下雨,每个下午朱老总(朱德)都要和我们打篮球。他40多岁了,跑起来慢了些,有时候我们为了抢球抱住他,他也不发火。

大家也很乐观,士气很高昂。“有一次,我们带着电台刚走出草地,就有6架敌机飞来轮番轰炸。我们几个爬起来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玩笑说‘还没死啊’。”但就是那次轰炸中,一匹战马被炸断了两条腿,一名战友牺牲了。

秦华礼记得在一次战斗中,他和战友们8天8夜不睡,就为了守在电台前及时传递最新战略部署及前方战况。4个人中3个发起高烧,但依旧坚持工作。

秦老说,走完长征,靠的是理想信念的支撑。“当时我在电台工作,白天长途行军,晚上常常又通宵收发电报。虽然很困难,但我坚信共产党会带领我们取得最后的胜利。为什么?共产党员遇到困难时头脑最聪明,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克服困难、过这一关。”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郁 芬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6-10-16 长征中常通宵收发电报、曾任南京邮电学院院长的秦华礼 —— 1 1 新华日报 c224116.html 1 “走完长征, 靠理想信念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