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医疗援疆、文化援疆、旅游援疆…… 南京援疆人,这样感动伊宁 2019年08月16日

自2016年底来到新疆伊犁州伊宁市开展对口支援工作以来,南京援伊指挥组除了将民生援疆作为工作重点外,在医疗援疆、文化援疆、智力援疆等方面齐头并进,受到当地党委政府和各族干部群众的充分认可。最近记者前往伊宁市,听各族干部群众讲述南京援疆干部的精彩故事。

提到援疆医生、南京鼓楼医院普外科主任王浩,55岁的哈萨克族农民巴克·吐鲁干说出这样一番话:“如果没有南京医生,我早就不在了。”

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王浩对口支援的伊宁市人民医院来了急诊伤者巴克·吐鲁干,几天前他在工地上从两米高的地方跌落,一根钢管从他的会阴部直插腹部,当地卫生院把钢管拔下后,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两天后巴克病情加重,腹痛、发高烧,王浩赶到一看,病人身体蜷缩成一团,他当即意识到伤者肠道受了外伤,需要立即手术。手术中王浩发现,伤者腹腔有大便、污染很严重,直肠还有穿孔。手术很成功,术后一星期巴克就出了院。

“伊宁医院的条件有限,很多手术器械、材料都没有。”王浩说,尽管如此,他一年里还是做了100多台手术,其中肠胃手术占四五成,且带了两个徒弟,手把手教,他们的业务长进很快。

57岁的杨建新是新疆紫苏丽人公司董事长,公司是集薰衣草种植、生产、研发、销售、文化创意为一体的高新企业。“南京援疆干部帮我们开拓经营思路,企业的发展越来越好。”她说,几年前企业只做薰衣草精油,行业竞争很激烈。援疆干部帮她联系去南京一家医药上市企业挂职,又联系南京市野生植物综合利用研究院,院长张卫明每年多次到企业指导,企业开发出亮肤、护肤、洗护、助眠等30多个新品种,实现差别竞争。“现在我们企业有自治区唯一的薰衣草精油深加工研究中心、唯一的薰衣草技术中心,都是在南京援疆干部帮助下建成的。”

39岁的新疆零号网络公司董事长郭炜也是南京智力援疆的受益者。他以前从事建材制造和销售,痛感本地物流环境落后,客户急需产品时,找不到车,急得团团转。“我那时三分之二的精力放在找车上。”他说,2017年,南京援疆干部帮他引进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他索性不再做建材,专做物流网络平台,类似滴滴出行,但运输的是各类物资。发展到现在,平台上有全国各地的200多万名司机注册,运输网络也遍布全国,司机只要下载APP,就能随时接到运输业务。他打开APP,随意点开司机艾尔肯·阿不力孜的材料:他接单两次,挣了1.9万元。“援疆干部引荐的互联网物流平台,彻底改变了全疆物流运输落后的现状。”郭炜说。

喀赞其民俗旅游区是伊犁州所在地伊宁市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街区,8月初,街区南面丁字路口边的乌孜别克文化大院修缮已近尾声,喀赞其旅游公司总经理海力曼·阿吾提正让工人做室内布置。这位51岁的维吾尔族女性操着熟练的汉语告诉记者:“是援疆干部帮我们打开了旅游的大门。”

喀赞其街区居住着13个民族的居民,这里的建筑和餐饮很具特色,“援疆干部发现了这里的旅游特色,在充分尊重当地居民生活习惯的基础上,帮助我们做强旅游业。”她说,刚修缮好的乌孜别克文化大院是一座老建筑,现在纳入旅游规划。在南京援疆指挥组的支持下,喀赞其不仅建成游客服务中心等项目,还确立整体性经营、制度化管理的发展理念。如今年平均接待游客超过20万人次,解决当地4000余人就业,成为伊宁旅游的一张闪亮名片。

本报记者 朱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