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建公园、盖酒店、搞地产,南京矿山变废为宝途径多多 —— 矿坑利用,是对青山最好的“疗伤” 2019年05月13日

南京老山蜂巢酒店。万程鹏摄

灵山矿坑上建起的南京市委党校。李慧珍提供

岩石裸露的深坑里,两座蜂巢状大楼拔地而起——近日,“南京版”的深坑酒店——浦口蜂巢酒店,亮相于老山东南麓,酷炫的建筑设计与粗粝的岩坑背景,在江北高架上十分惹人眼球。

蜂巢酒店是南京开发利用废弃矿坑的一个精彩案例。除了酒店建设,南京还利用采石宕口建成矿坑公园,发展地质旅游,甚至开发房地产,建设三甲医院。那些散落在城市外围的一片片废弃宕口,综合整治后摇身一变,走上了城市建设前台,成了国土部门和开发商眼里的“香饽饽”。

开车出城兜一圈

“矿坑景点”随便看

历史上因城建取材,山林资源丰富的南京,曾饱受开山采石之苦。时光回溯到十几年前,开车沿几条高速出城,触目可见一个个废弃宕口像啃了一口的苹果扔在路边。现如今,不仅这些废弃矿山基本整治复绿,一些基地面积大、位置条件好的宕口,还开发利用为城市配套和商业设施。开车出城兜一圈,南京近郊山林简直成了开放的矿山综合利用博览馆。

不信?你驱车至南京绕城公路油坊桥段,或是站在河西高楼窗口,不难看见东南天际一片穹窿状建筑,浮现于连绵山峦之间——这就是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利用废弃矿坑建成的地宫。矿坑原为废弃铁矿,深近百米,牛首山的双峰为之削掉了一个,重新规划设计后,矿坑里建成地宫,上覆穹窿形屋盖,等于人工建造了一座“山峰”,不仅弥补了城市遗憾,建筑本身还成为南京文化旅游新地标、新近崛起的“南京新三景”之一。

同处绕城公路边上,与牛首山地宫遥相呼应,就是江北老山东南麓新“冒出”的蜂巢酒店。“我们2016年进来前,这里真是生态环境重灾区。”上海华昌集团南京蜂巢项目负责人许国强介绍,项目位于珍珠泉风景区东侧的三河采石场,开采留下220多亩废弃塘口,地形凌乱,矿石遍布,山脚下是南京有名的天井洼垃圾场。如今建设三年,投资方不但在矿坑里耸起两座22层高的酒店,还搬迁垃圾场建成了取名“龙之谷”的主题公园。

城市东部的沪宁高速两侧,过去采石塘口众多,如今综合利用更是应有尽有。高速南侧的汤山温泉旅游度假区,“以山为幕”建成矿坑公园,宕口平整后开发了儿童游乐区、房车露营区、热气球、动力伞等旅游项目。今年“五一”小长假每天吸引游客近万人,下一步还将建设星空餐厅、温泉酒店、人工瀑布;北侧的仙林大学城,灵山—桂山—龙王山北的废弃矿山,整治后建成了市委党校、仙林鼓楼医院,引进了小红花艺术团,开发了两家地产项目,成为仙林重要的公共服务配套区。

矿山利用好处多

背山面城价值大

矿山治理,常见做法是喷播复绿、栽树种草。南京为何力推矿山开发利用?

“其实矿山综合利用,是对城市最好的‘疗伤’。”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地质环境处处长戚荣建介绍说,从集约用地来说,许多废弃矿山面积很大,单纯复绿不但成本高,也浪费了土地资源。此外从景观效果看,不少塘口关停后留下巨大“豁口”,矿山治理本身不能完全恢复原貌,这时引进项目来“填空”,在景观上反而起到“互补”效果。

因此,南京在矿山治理中并没有单纯复绿,而是“宜林则林、宜耕则耕、宜建则建”,近年来陆续恢复了510公顷林地、草地和80公顷耕地的同时,置换出了950公顷建设用地。随着城市外扩,江北的老山、城东的宁镇山脉、城南的牛首—祖堂山系,这些过去开山采石的密集区,都已随着仙林、江宁、江北副城的规划调整,囊括进了“主城区”范围。基础设施、环境面貌的改善,使得整治矿山盘整出来的建设用地,市场价值倍增。

为鼓励开发利用矿山,南京同时规定,盘存挖潜的矿山用地“自带空间指标”,不占建设用地指标,大大激发了各园区载体的积极性。仙林大学城管委会市政处处长李强介绍,大学城从龙山到桂山绵延5公里,开山采石留下了22个宕口,从2011年到2014年,他们投资1.3亿元对总面积2100亩宕口综合整治,整出了1200亩可用地。“这些地块位于仙林大道、灵山北路边上,背山面城,整治后环境面貌大变,寸土寸金,十分抢手。”李强自豪地说,经过前期开发,大学城手头还有四五百亩可用地,市场价值四五十亿元。

整治后巨头型项目的进驻,从另一侧面佐证了城市矿山的市场价值。老山三河采石场蜂巢酒店项目投资30亿元,再加上在垃圾填埋场上建设的主题公园,总投资超过了100亿元,“一个垃圾坑引来了百亿元投资”。

因地制宜重设计

腐朽能够化神奇

就读过南京市委党校的学员,无不为这里山清水秀、宁静安谧的氛围陶醉:现代风格的行政建筑群,偎依在灵山脚下。山上林木葱翠,一角亭台翼然;山下挖出人工湖,浮着几只天鹅……有谁会想到,多年前这里是一片垃圾遍地、块石嶙峋的采石场。

“那时环境真的很糟糕,山体像狗啃过似的,灵山山脊线都给挖断了。”李强回忆说,整治中他们先通过爆破对矿山消险处理,把陡峭的悬崖降为缓坡,接着对山体挂网喷播,栽树种草,在山下的深坑回填土方,整平地块。这番工程措施后,不但灵山重现绿意,山下还整理出了数百亩可建设用地,引进了市委党校、仙林鼓楼医院养老机构等建设项目。

“市委党校落在过去的采石场,本身就是一个生态修复、可持续发展的活教材。”戚荣建认为,仙林灵山片区的成功开发,总结起来经验有三条:一是生态治理,这是前提;二是城市规划,建筑和山林融为一体,敞向城市;三是建筑设计,疏密有致,大气现代。

有别于灵山做法,老山蜂巢项目并没有对矿山降坡复绿,100多名雕刻工人耗时半年,在陡峭的悬崖上雕刻出两座巨型石狮,作为蜂巢酒店的“背景墙”。远远望去,两个巨大的“蜂巢”悬挂于悬崖之上,营造出了科幻一般的体验场景。牛首山同样利用深坑中建地宫,在矿坑之上建起大跨度异曲面屋盖,这一巧夺天工的设计不仅消除了地质灾害,还成就了知名景点,工程本身也获得了鲁班奖和詹天佑奖。

汤山矿坑公园也没有在崖壁上挂网喷播,而是消险处理后,通过工程措施特意露出岩壁的纹理和粗犷的外貌,刀劈斧削的岩壁在山下草甸湿地的映衬下,别有一番情景。“我们认为,崖壁不仅露出了大自然本真的面貌,也保留下了一段开山采石的历史,这样的设计不仅尊重了历史,也是旅游的好题材。”矿坑公园景观设计师王墨说。

“无论是‘灵山模式’,还是‘老山蜂巢’‘汤山经验’,归结到一点,是因地制宜,注重设计。”戚荣建说,纳入城市怀抱的一个个矿山,如今已是“城市双修”的主要对象,尊重历史,匠心设计,城市不但修复了创伤,还能化腐朽为神奇,从矿坑里刨出“金疙瘩”来。

本报记者 顾巍钟

本报实习生 双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