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科技点金,“金山”“青山”二合一 —— 来自国际环保新技术大会的“热”观察 2017年06月06日

新华观察

6月5日,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中国主题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作为业内公认的环保精英年度盛会,此次由环境保护部、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国际环保新技术大会,选择这个特殊的日子在南京启幕。

当天虽降温降雨,但大会现场却热气蒸腾。与前10次相比,今年大会的规模、阵容可谓空前“豪华”:江苏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强,环保部党组书记李干杰,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吴政隆悉数到场;政界、环保界大咖纵论环保;276家海内外企业带来一批环保新技术;近万名专业观众到场洽谈交流。

热乎的“海外军团”:

乐意成为中国环保“伙伴”

本次大会的国际化程度让人惊叹。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署执行主任为开幕式送来视频致辞;参会的“海外军团”横跨“政产学”各界,包括美国加州州长、丹麦驻华大使、以色列环境部副部长等国外政府官员,美国工程院院士在内的著名专家学者,以及德国、意大利、日本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知名环保企业。

美国加州州长杰里·布朗表示,加州希望在2030年前,电力有30%都是来自可再生能源,这一点很快就能实现;下一步,还要解决交通问题,“未来必须采用更多更清洁能源汽车,我们知道中国在这方面研发了新技术,我们需要和中国企业、中国政府保持伙伴关系”。

丹麦驻华大使戴世阁表示,丹麦和江苏是密切合作数十年的伙伴。“丹麦在水资源管理领域取得了突出成就,特别是在地下水管理、地下水分布图绘制、地下水监测软件开发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可以为中国流域和区域水资源管理提供有益帮助。”当天,两国环保部门之间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

3家以色列技术企业参加了本次大会,以色列环境部副部长阿龙·扎斯克亲自到场。他说,以色列和中国建立了良好的环保合作机制,当天他们还将与江苏省环保厅签署一份合作谅解备忘录。以色列在2014年全球绿色技术创新指数排名中高居榜首,有数百家创新型企业拥有绿色技术,擅长的领域是能源和水。

德国旭普林公司是欧洲著名的环保企业。总裁霍格·彼得告诉记者,目前旭普林公司已经在四大洲、30个国家实施环保处理项目,去年他们与江苏天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建设了两座环保发电厂,“我们将努力把德国经验更好落地江苏。非常期待与中国共享经验、互惠互利,助力中国完成绿水青山的新目标。”

热情的跨界企业:

聚力环保看好“绿色发展”

本次大会一如既往地吸引了众多环保企业到场。来自湖南的“永清环保”,已连续多年来宁参加环保新技术大会。作为国内第一个具有土壤修复成功工程经验的上市公司,在土壤修复领域创造了多个全国第一。公司相关负责人罗启仕告诉记者,去年参加大会后,在江苏收获了靖江、泰兴、徐州的4单土壤修复项目,项目总金额超过1.3亿元。同时,与南京土壤研究所等科研单位也建立了密切联系。

在江苏省“互联网+”绿色生态展览区,记者看到了“阿里云”。“这个展区是由江苏省生态环境监控中心、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与江苏梦兰神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打造的,主要展示环境数据采集汇聚、数据应用和数据服务三大主题场景。”梦兰神彩市场策划部温茁告诉记者,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在生态环境的智能监管、环境数据的互联互通上作用日益明显。

“我们看好绿色发展的前景。”在华为展台,记者碰到了该公司负责智慧环境解决方案的李继东总监。他介绍,“华为有一个在全球技术领先的窄带物联网技术,全球第一个窄带物联网芯片就是华为制作的。有了这个技术,能够用很少的电量去实现数据的采集和保存。我们还有一个环境物联网管理平台,可以进行各种智慧的行业应用,比如大气监测、水质检测等。”

大会还吸引了一批金融投资企业积极参与。当天下午,江苏银行、兴业银行南京分行、常州天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民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苏商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就共同宣布联合设立“263产业环保基金”,整合各方技术、资本、产业优势,促进全省环保产业发展。

热烈的交流讨论:

头脑风暴校准发展思路

当天,还同步举行10余场专业论坛,各路专家学者带来最新的环保理念、环保技术,让来自全省各地的环保部门、工业园区以及相关企业的专业观众经历了一场“头脑风暴”,也为他们的发展观注入“清醒剂”。

“由于土壤污染具有隐蔽性,不易被直观感觉,使得土壤环保工作相对滞后于大气和水环境保护。近年来一再发生的土地污染事件提醒我们,加快解决土壤污染已刻不容缓!”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赵其国院士认为,需要花大力气壮大科技队伍,加强基础理论—关键技术—技术集成—应用推广的全链条研发,尽快补齐我国环境保护的土壤科技短板。

针对太湖流域治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郑丙辉提出,新时期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的策略应当转变,治理应当采取“控磷为主、协同控氮”。他建议加快推进转变流域污染治理的战略重点,构建太湖流域水污染防治集成技术体系。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海生研究员坦言,“河长制”在推行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流域各地综合治理目标不一致,但一条河流的治理,仅仅关注某个控制单元是难以实现的;二是不少地区的河流污染并没有摸清家底,因此难以对症下药;此外,河道整治的效果难以长久保障,已治理河道存在反弹等。

本报记者 杭春燕

本报实习生 陈晨 万晨